李璐是上海一家公司的会计,由于日常交际简单,接触的人较少,并且周围的适龄异性要么已婚要么已经有了女友,因此一直没有找到对象。去年八月起,父母就三天两头地给她打电话,劝她尽快解决人生大事。听着电话里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气,李璐的心情简直比白毛女还要沉重。她无奈地对母亲说:“找对象不像买东西,缺钱借一借就能解决。没有缘分怎么努力都不行,也无法努力!”母亲却说:“咱老家和你年龄差不多的姑娘还有谁没结婚,你给我指出来?人家怎么都找到对象了?你条件比她们还好呢,你怎么找不到?我看你就是不努力!今年春节必须带个男朋友回来,要不干脆别回来了!你不回来,街坊邻居就会有很多人忘记问你的事情,你一回来,人家问我你的个人问题,我怎么回答?你找不到对象,我这当妈的都感觉低人家一等,遇到熟人都是绕路走啊……”

挂了电话,李璐的心情非常糟糕。她没有想到,自己找不到对象竟然变成有辱家门的事情,让母亲在亲友邻居前抬不起头,遇到熟人居然还得绕路走!可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春节就要到了,母亲下的死命令怎么完成呢?思来想去,李璐决定租个男朋友回家过年。

但是,租谁呢?自己身边的男人要么有老婆要么有女友,一个单身男士都没有。就在李璐边心不在焉地工作边想心事的时候,快递小伙进来收快递了。李璐所在的公司与一家快递公司长期合作,由一个叫王磊的小伙子负责李璐所在的这座写字楼的业务。等王磊抱着高高的一大摞快递离开,望着他高大宽厚的背影,李璐脑海中闪现出他那张俊朗的脸,心里一阵激动:如果能租王磊回家过年就好了。

李璐知道,快递员白天简直像哪吒踩着风火轮一般赶时间,但是,把当天的快递任务完成后,他们在晚上应该有时间。因为平时经常打电话通知王磊取快递,两人比较熟悉,这天下午下班后,李璐打电话给王磊:“王哪吒,晚上有时间吗?想请你一起聊聊天!”电话里王磊哈哈大笑,显然他已经明白李璐喊他“哪吒”的意思。他说:“没有办法,送快递就重在一个快字,不踩着风火轮赶时间还真不行!我今天的快递刚送完,待会儿回到公司把签发信息交给他们就可以下班了。这样吧,你在你们公司附近的那家肯德基等我,我二十分钟就能赶到,我们公司离你们写字楼不远。

王磊如约而来。听李璐说了要租他为男友回家过年的事情,王磊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李璐有些不好意思:“你笑什么?是不是你那个时候没有时间?”王磊说:“有时间,我们春节前一个星期就基本不收件了。因为快递员过年都要回家,快递不能按时到达,就干脆停收了。我只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因为我至今没有女朋友,无颜见江东父老,正打算一个人在上海过年呢,没有想到你居然要租我做男朋友。好啊,把自己租出去总比一个人闷在上海过年有意思!别小看我们送快递的!”他指着门外的面包车说道:“我每天都会送一面包车的快递,送一件快递提成一元钱。每天送三百多件快递,再加上我的底薪,一个月一般能挣一万三左右。我把自己出租出去不是为了挣钱,就是为了好玩,如果你要租,每天给我一百元就行。”李璐连忙答应下来:“OK!”两人很快谈妥。

让李璐意外的是,王磊居然收入那么高,是自己这个所谓白领工资的两倍。聊天中,李璐发现王磊居然毕业于一所重点院校,这让她感到很可惜:“你一个大学毕业生,怎么去干快递?”王磊笑呵呵地说道:“北大的毕业生可以去卖猪肉,清华的毕业生可以去当保安,我怎么就不可以干快递?”李璐被问得不好意思,心里暗暗佩服王磊心态好,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

因为春运票量紧张,没有买到卧铺票,只买到了硬座票,李璐感到很抱歉。王磊却安慰她道:“没有关系的,春运这么紧张,能把租到的男友运回家即可,不要对座位进行高标准严要求了!”正为买到两张硬座票而郁闷的李璐顿时心情好了不少。

从上海回江西南昌老家的车上,两人对面正好坐着一对夫妻。闲聊中,得知夫妻两个都在上海工作,丈夫在建筑工地上开挖土机,妻子则在一个小区当保洁员。夫妻俩有个三岁的女儿,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带着。他们则在上海郊区租了一间小平房,月租三百。在上海工作多年,李璐和王磊都深知住房的紧张,三百元的房子,估计也就是放张床而已。丈夫好像看透了两人的心思,解释道:“房子很小,连放煤气罐、煤气灶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就用了个电磁炉,把锅挂在墙上的钉子上。饮水是到房东家的水龙头下接,自行车就放在外面,下雨的时候就那么淋着,全当是免费洗车了。”

他边说边乐,妻子也捂着嘴笑。他还给王磊看自己手机里女儿的照片,乐呵呵地问道:“我女儿漂亮吧?”王磊连声说是,他骄傲地说道:“我女儿长得随我媳妇,漂亮!”这么一说,附近的乘客一齐朝做妻子的脸上望,她立即羞红了脸,岔开话题说:“随我不随你啊?”“随我,脑袋随我,都属于聪明人。”她便拿丈夫开涮:“你这聪明人就在工地上开挖土机啊?”丈夫咧着嘴笑了,说道:“开挖土机怎么了?我和开飞机的一个档次,都属于驾驶员,同行!”周围的人见他这么乐观,都友好地笑了。妻子也笑,说:“你看你把自个儿美的!”然后就不说话了,兴致勃勃地摆弄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粉红色手机。玩了一会儿,她抬头解释说:“这个手机是我过生日的时候老公送的礼物,不过,是他从市场里买的二手手机。”丈夫不好意思地笑了:“二手手机咋了?买了半年不是没坏过吗?要不然,过一阵给你换个新的?”“换啥换,有点钱还是攒着给孩子以后上学用吧,咱这老夫老妻的咋凑合都行。”两口子眉来眼去的,看起来十分恩爱。

晚上睡觉的时候,妻子平躺在丈夫的怀里,而丈夫担心手机压着妻子的胸口影响呼吸,便悄悄地取下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把自己身上的皮夹克脱下来,盖在妻子身上。皮夹克很旧,一眼就看得出是几十块钱买的地摊货。但看着他脖子上挂着妻子的粉红色手机,妻子偎依在丈夫的怀里,身上盖着他的皮夹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甜美地、安静地睡着,这温馨幸福的一幕深深地感动了李璐与王磊,两人情不自禁地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怕两人的说话声惊醒别人,王磊示意李璐把她的手机也调整为振动,然后给李璐发短信:“我们的收入加在一起,肯定比对面的夫妻要高许多。我们两个人如果结婚,肯定也会像他们一样幸福!”李璐回复道:“只要拥有真情,物质上的清贫也阻挡不住幸福!”王磊连忙回复:“你说得太好了,人长得漂亮还这么重感情,我决定这次去你家就不收你的费用了,就当是毛脚女婿第一次上门吧!”李璐回复道:“真够臭美的,我还得考察你呢,你还没有求婚没有打结婚证呢,居然自称起毛脚女婿来了,真够穿越的……”“下了火车我就买玫瑰,大街上给你跪下:求求你,嫁给我吧!……”“你这人真够讨厌的,就喜欢贫嘴……”两人就这么兴致勃勃地聊了一路,直到李璐的手机因为欠费而无法再发短信,两人这才停止发短信,扭头互相对视着,幸福地傻乐起来。

下了火车后,两个人决定取消雇佣关系而改为男女朋友关系。王磊在超市里买了一些烟酒,算是送给李璐父亲的见面礼,又在商场买了件女式大衣,作为给李璐母亲的见面礼,两人便兴高采烈地打车去了李璐的家。王磊受到了李璐父母的热情接待,在李璐家过了一个愉快、甜蜜的春节。

当两人假期结束回到上海后,便把对方互相介绍给自己的同事及朋友,开始大大方方地谈起了恋爱。

半年后,两人从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出来,王磊说:“当初被你雇的临时男友终于转正了!”李璐笑道:“贫嘴,讨厌!”说完,两人在街心花园的僻静处深情地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