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苏尘惜 图/凛

1

在第一次见何美丽之前,我的压力真的很大。她原先是大学教授,退休了还不闲着,去企业当顾问,年薪十几万,当然更厉害的是,她养出了周源这么个博士儿子,没错,何美丽就是我的婆婆。

为了能给何美丽留下好印象,我费了很多功夫来准备,担心见面时在这么厉害的婆婆面前怯场。然而真的见面了,才发现何美丽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一张严肃板着的脸,也没有高高在上的气势,就是很平和地打量着我,对坐在一旁的周源说:“小源啊,眼光好的咯,她看起来蛮好玩的咯。”

从来没有被长辈用好玩形容过,当时我蛮尴尬的,也捉摸不清楚何美丽心里到底怎么看待我的,情绪变得愈发紧张了。可谁知周源接到电话,就被公司召唤回去,剩下我跟何美丽两人相处。

“今儿个挺凉快的,走,逛街去。”何美丽直接拽起我就往外走,踩着高跟鞋走路的姿势比我可娴熟优雅多了,我更加怯场了。一路上何美丽在说话,我也接不上几句,其实我更怕说错话,所以干脆就少说两句。

她一直挑衣服让我去试,乐此不疲,我又不好意思推辞,只能她拿一件我试一件,只有在她打算买单的时候阻挠她说并不喜欢,尽管这样,最后她还是买了三件衣服,价格还挺高的。

这三件衣服对我来说就是烫手山芋,因为我送的见面礼顶多就是几百元的东西,这一对比显得我更小气了,难道何美丽是在给我下马威吗?周源说我脑洞太大,他妈就是很喜欢女孩,遗憾自己没有生女儿,所以对他身边的女孩都挺好的,更何况我是打算谈婚论嫁的未来媳妇。

2

在一个婆婆公公是高级知识分子老公是博士的家庭里,我总是有点自卑的。周源在工作上遇到麻烦和困难,基本不会来找我倾诉,都会找婆婆和公公出主意,这种时候,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感觉像是这个家庭的附庸。

其实他们对我都挺好的,但我就是过不去自己的那道坎,总觉得低人一等,所以心里默默酝酿着考在职研究生的想法,或许在学历方面上一层楼,我心里那点自卑才不会总是作祟。

也不知道何美丽怎么知道我要考试的事儿,拉我聊了好一会儿,问我出于什么原因要考试,打算走什么方向,具体有什么规划。她的一系列问题把我问懵了,我根本没有想得这么仔细,我纯粹就想要一份学历。

“人做事总得有计划,你得为自己的未来负责,我不反对你考试,也不反对你念书,但是咱不能稀里糊涂地读是不是?”

被她这么说,我一时语塞,有点羞恼,想回嘴可又反驳不出什么话。那一整个下午,何美丽都在跟我探讨考在职研究生的事儿,考什么学校,读什么方向,以及考试之后会对生活有什么影响。虽然心里很抵触被如此说教,但不得不承认,何美丽给我上的这一堂课很有意义,打开了我曾经狭隘的视野。

我跟周源说了婆婆跟我聊考试的事儿,他一个劲地捂着嘴偷笑,笑了好久:“哈哈,我妈又多了个学生,有师生矛盾的时候,请及时求助学长。”

我踹了他一脚:“别没个正经,我没想到你妈居然这么开明,不仅支持我继续念书,还帮我一起分析。”

“爱屋及乌呗,你是沾了我的光。”是啊,何美丽对我这么好,大抵就是因为我们爱着的是同一个人。

看多了身边朋友们的婆媳大战,我觉得自己挺幸运,我俩之间虽然没有多亲密吧,但也没啥矛盾。可无论何美丽待我多好,总感觉还是有一种疏离感,也不知是不是我心理作用在捣鬼。

3

我以为我和何美丽能一直这么和谐地相处下去,但是因为新房装修的事儿,我和她却连番吵了好几次。

朋友是做装修的,他也愿意给我不错的价格,给出的装修方案我也挺喜欢,我和周源都打算把装修的事儿交给朋友。没想到婆婆比我们速度更快,直接让她找到的装修公司开工装修了,装修方案我们也没见过影子,她一个人说了算。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何美丽霸道专制的一面,当周源开口跟何美丽对峙的时候,她一脸嫌弃:“就你这种书呆子,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我找来的人你们放心好了,包你们满意。”他灰溜溜地回来劝我想开点,反正婆婆包了装修的事儿我们还能少出点钱。

“这不是钱的事儿,你不觉得她这样做,很不尊重我们吗?”我气呼呼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之前所表现的“随和”“民主”都是表面现象,原来何美丽骨子里也有着霸道专制的内在。

用何美丽的话来说,她所做的都是为了我们好,可也不见得这些好是我们需要的。后来要订家具的时候,她想要买中式红木家具,这次我没有妥协,直接跟她怼了:“妈,我知道您是为我们好,但是您也得问我们要不要啊,装修的事儿不提了,选家具能不能给我们一点自由选择?”

结婚两年多,我跟何美丽之间几乎没有闹过矛盾,这次我是再也忍不住了,周源也在一边配合我。她诧异地看着我,自言自语地说:“ 不喜欢红木家具啊?原来不喜欢啊,可是这东西耐用啊……”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家里,何美丽都算是权威,大家都顺着她依着她,而我的不满显然在挑战她的权威。

我挺担心她会记恨我,但是后来她又像个没事人一样,也不提装修和家具的事儿,或许,是我太小心眼了吧。

4

只要有周源在我和何美丽中间斡旋,跟何美丽相处也不是一件难事,至少周源不是那种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但我没想过,周源如果离开,我和何美丽的相处会变成什么样子。

周源被外派去德国工作的时候,我刚好怀了4 个月的身孕,很不舍得老公出国,但是外派的工资是原先的4倍,如此大的诱惑我又觉得自己不能自私阻挡周源的前程,只能松口说没关系。何美丽大包大揽地说:“放心啦,有我和你爸在,还能照顾不好她?”

我根本没指望何美丽能花多大心思照顾我,何美丽上班那么忙,怎么可能为我腾出时间呢,我只能自求多福吧。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在我怀孕8 个月开始休产假的时候,她也辞去顾问的职务,回家陪我,放弃年薪十几万元的工作,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她明明已经养过一个孩子了,可是看起来她比我还紧张,我有一点不舒服她都坐立不安,非要拉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好的她才放心。她的手机里堆满了各种育儿亲子的APP ,书房里也有各种各样的书籍,带着她那副黑框眼镜孜孜不倦地看着各种资料。

闲聊时跟公公吐槽婆婆最近看育儿书入迷了,公公笑着说:“当初周源没好好养,这回想要好好补偿呗,当初我和你婆婆工作都很忙,孩子生下来一个月她就回岗位工作了,也没亲自养过孩子,这下终于有机会了。”

5

我生产的时候,周源没办法请假回来,全程都是婆婆和公公在忙活,怕我害怕,婆婆陪我进了产房,全程她一直握着我的手,安慰我别怕,我痛得难以忍受尖叫的时候,她也跟着流眼泪,一直轻轻拍我的手背安抚我。孩子生出来以后,她也没有顾着去看孩子,仍旧照顾陪伴着我。

原来,就算周源不在身边,何美丽依然待我这般好,她是真的把我当女儿了。

产假结束之后,我一直犹豫着到底是上班还是全职带孩子,找婆婆给我提意见,从前她都会很主观地给出看法,并且会罗列一系列的观点来支持她的看法,可是这次,她却只说:“你自己定吧,我都可以,你上班,我就帮你带孩子,你不上班,咱俩一起带孩子,都没关系的。”

从前面对她时隐约的疏离感,似乎全都不见了,我握住她的手:“妈,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这孩子,咋这么生分呢,说谢谢干吗,都是一家人。”她尽管眉头微蹙作愠怒状,但眼神里却都是藏不住的喜悦。

在婆婆的支持下,我还是决定回公司上班,只不过婆婆为了不想让我错过孩子成长的过程,每天都会录制孩子的视频保存下来,让我和周源都能随时看。

这不,又给我发了一条视频信息,点开一看,是宝宝练习走路的视频,还有何美丽熟悉的声音:“宝,走一个,给你妈看看你的进步。”每次她发来的视频,我都能反复看好多遍。

何美丽,我亲爱的婆婆,真的很感谢你,带给我这么多的美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