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有两个成果:客观的认知成果是知识,主观的认知成果是文化。

知识的本质是明辨真伪,而文化的本质是评断善恶。一种知识的对与错是绝对的,唯一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一种文化的对与错是相对的,多样性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知识的本质是无国界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美国是正确的,在中国也同样正确;原子能技术在美国可以被用来发电,在中国也肯定可以被用来发电。而文化的本质却是有国界的。在公开场合接吻,对于法国人而言是礼貌的体现,对于日本人而言却是没有礼貌的体现。在法国,人们平均每天要接吻30次,无论是同事、客户还是朋友之间,不论年龄、身份和性别,都在大庭广众面前吻得不亦乐乎。而在日本,即便是热恋的情侣要在人前接吻,也需要用公文包等物件遮挡面部,事后还要像周围的“观众”鞠躬道歉。

不过,在现实世界中却出现了恰恰相反的状况。任何一个国家如果掌握的某种独一无二的知识,并不会希望其他国家也掌握;而任何一个国家如果盛行某种独一无二的文化,他们却希望其他所有的国家同样盛行。例如,美国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的同时却又热衷于美式文化的输出,在希望自己的科技独步全球的同时,又希望全世界都认同他们的价值观。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很简单:“知识的所有者越少,知识本身就越有价值;文化的所有者越多,文化本身就越有价值。”如果我知道怎么生产汽车发动机,而你不会,我就能赚你的钱;如果我喜欢吃牛肉,而你却说牛是神圣的、不能宰杀,我就很“抓狂”。

所以,知识本来无国界,人们出于私心,却让它有了国界;文化本来有国界,人们出于私心,却让它没了国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