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会议后的第二天,毛泽东在茅坪和古城之间的大仓村会见了袁文才,并送给袁文才部100条枪,袁文才也资助工农革命军1000块大洋。双方经过坦诚的谈判,达到了统一。袁文才终于由原来取怀疑态度转向了同情革命、佩服毛泽东,并同意让出自己的“巢穴”茅坪给革命军作落脚点。10月7日,工农革命军进驻茅坪。当天晚上,毛泽东参加了宁冈党组织在攀龙书院召开的党员大会。毛泽东分析了全国革命的形势,讲了“马日事变”后党的应急措施,讲了八七会议精神,并询问了宁冈党组织的情况。会后,毛泽东在他的住地八角楼接见了永新、莲花县藏匿在茅坪坚持斗争的共产党员贺敏学、王怀、刘作述、刘仁堪、贺子珍等。工农革命军进驻茅坪,使毛泽东率领的一支新型革命武装找到了一个落脚点。在袁文才的帮助下,部队在茅坪设立了一个留守处,建立了一个红军医院,妥善安置了伤病员。

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安家”后,为了扩大政治影响,联络边界各县农军,同时解决给养问题,10月8日起,毛泽东亲自率领部队沿湘赣边界游击。在湖南酃县十都,派何长工去长沙、衡阳等地寻找湖南省委和湘南特委,汇报起义部队的情况,并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消息。

10月中旬,毛泽东率领部队来到湖南酃县的水口村。水口,是地处湖南、江西两省交界的一个小山村。

这里曾受大革命影响,有过党的组织。得知工农革命军到了水口,中共酃县党组织当即派周里前来接头。毛泽东向周里详细了解了酃县党组织的情况,并对酃县党组织的工作进行了指导。部队到达水口前夕,有一部分投机分子由于经不起艰苦环境的考验,背弃了革命,走向叛变或消极的道路。部队到达水口以后,仍然有人逃跑。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原师长余洒度这时也借向省委汇报为名离开了队伍,成了可耻的逃兵,原第三团团长苏先俊也随他一同脱逃。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为了加强党组织的建设,确保“支部建在连上”原则的贯彻,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和模范作用,毛泽东一方面亲自深入各个连队做指战员的思想政治工作,一方面指示各连队挑选一批工农骨干分子,发展他们加入党的组织。

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各连队党代表都各自做好工作。在部队到达水口的第二天,各连队党代表通知有关入党对象去团部开会。由于当时党组织在部队中还处于秘密状态,所以这些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

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毛泽东在水口村叶家祠堂亲自主持了连队6名优秀战士的入党仪式。简陋的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除了几条长凳外,就是靠北墙的一张四方桌,桌子上点着一盏煤油灯,桌边压着两张下垂的长方形红纸,一张工工整整地写着入党誓词:“牺牲个人,严守秘密,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服从党纪,永不叛党。”另一张写着“CCP”三个字母。

仪式开始以后,先由各个入党介绍人分别介绍了发展对象的简历。接着,毛泽东依次同6个新党员谈了话,询问了他们为什么要加入党组织,入党以后有什么打算。随后,毛泽东又向大家解释了“CCP”三个字母的意思,说明这三个字母是中国共产党的英文缩写,并详细地解释了入党誓词。最后,毛泽东庄严地举起右手,带领6名新党员宣誓。这次发展的6名新党员是:赖毅、陈士榘、李恒、欧阳健、鄢辉、刘炎。

水口建党,是我军历史上最早的一次建党活动,在我军党的建设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这次公开的建党活动,使军队党的建设由秘密转为公开。此后,各个连队都相继开展建党活动,人民军队中党的建设工作从此不断得到加强,军队中党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

加强连队党的建设,是井冈山斗争时期军队党的建设最可宝贵的经验。大革命时期,国民革命军中也有党的组织,但党组织没能成为真正的军政领导者,北伐军并没有掌握在我党手中,这也是大革命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以后,十分重视连队党的建设,把支部建在连队,连队因此有了灵魂,有了核心,战斗力得到空前提升。“由于支部设在连里,党通过党员和广大群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因而工作十分活跃。连队的政治空气逐渐浓厚,党员的数量逐渐增多,这样真正形成了连队里的核心和堡垒,许多新党员从实际锻炼中成长了,成为连里的领导骨干。”

文章来自井冈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培训学院http://www.jgsgbpxx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