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现在人还蛮有意思的。

以前网络上流行的文章风格是这样的:家有悍妻,男人该如何是好?

现在网络上流行的文章风格则变成:老公妈宝男,女人怎么办?

我不禁在想:要是悍妻遇上妈宝男,是老公被管教服帖,从此不再妈宝;还是女人受不了,被老公背后的婆婆打败呢?

那么,有这样的家庭吗?

别说,还真有。

讲一个读者的故事。

01、

写过这么多文章,读者们都很认同的一个观点是,男人喜欢讲道理,女人却喜欢看态度。

因为态度委实太过重要,见微知著,以小见大,看一个男人对你的态度,便能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对你好。

这不是在开玩笑,男人对你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在婆家拥有什么样的地位。

我们不鼓吹、也不鼓励“娶了媳妇忘了娘”,因为毕竟父母是生你养你的人,但即便如此,一碗水端平也是有必要的吧。

毕竟妻子才是将要陪你度过余生的人。如果总是偏心父母,而不偏心自己,嫁给这样的人,你会好受吗?

方芳就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结婚前,她觉得这个男人千好万好,为了这个男人,为了她胸中的那份爱意,她可以什么都不要,这是爱情赋予她的勇气,也是她的一腔真心。

这个男人家穷,于是,她决定什么都不要地嫁进来,并且,她希望这个男人未来的日子会更好,她带过来一笔存款,外加一辆车。

这可能是方芳未来很多年都无比后悔的事。

方芳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不要彩礼还自带陪嫁进门会是因为怎样,反正自从自己嫁过来,丈夫待自己就变了,或者说,自己从没有真正地认清过丈夫。

自打嫁进门,方芳发现,丈夫的口头禅就变成了“我得听我妈的”,“这事和我妈商量一下”,“过什么结婚纪念日啊,有这钱省下来给我妈尽尽孝心不好吗”。

当然,方芳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她不阻止丈夫“尽孝”啊,关键是丈夫的尽孝方式简直耸人听闻。

他一个月就5000的工资,全数上交,说是我妈养我这么大,给点生活费怎么了?

剩下方芳一个人大眼瞪小眼,合着老公没打算给他们过日子留一点钱,这个男人、这个家要我一个人养?

鲁迅先生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方芳爆发了。才嫁过来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悍妇”。

02、

失望攒多了,脾气就差了。

方芳也承认,发脾气、吵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和丈夫好好交流。

但现在这个“妈宝男”是真的不给她心平气和讲话的机会。但凡提到“你不能把工资一股脑地都拿给你妈”,丈夫就义正言辞:我妈从小把我养到大,孝敬她是应该的。

方芳就苦口婆心地劝:我没说不让你孝敬啊,但你考虑过家里的实际情况了吗?你要是工资上万,你拿一半出来给爸妈我也都忍了,毕竟拿了5000还剩5000。(我个人觉得这个一半的比例还是有些夸张,可见这读者是真的被逼急眼了,居然和丈夫这么说。)

丈夫就回她:家里不是还有你吗?夫妻夫妻,什么叫夫妻?同甘共苦才叫夫妻。她是我妈,你就得跟我一起孝敬她,你就得陪我一起吃苦。

没法聊了。

当方芳试过正常的沟通不可以后,她的“悍妇”属性被激发了,开始跟丈夫吵架,并且用大嗓门的优势,把老公吓的六神无主。

六神无主归六神无主,丈夫的“觉悟”还是很高:你不就觉得我拿钱给我妈拿多了,你日子不好过了吗?我跟你说,这一切都是你自愿的!你不要没事就抱怨,当初是你自己要嫁给我的,我也没有求你。现在这不满意那不满意,算怎么回事?

丈夫嘀咕归嘀咕,不过在方芳的“河东狮吼”下,总归是收敛了一些,每个月拿3500给他妈,留下1500家用。

真正压垮方芳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丈夫的年终奖。

5000的工资并不算高,还好丈夫是有年终奖的人,年终奖也就是十三薪,多拿一个月工资,丈夫估摸着年底能拿一万,方芳觉得一万块钱加上自己的工资,也能勉强过个好年。

结果,她的丈夫真是手里藏不住钱的。

快发年终奖的时候,就在拿琢磨,年关将至,怎么样在亲戚朋友面前有面子。

思来想去,他姐的儿子满月了,要办满月酒。

丈夫大手一挥,一次饭局上就承诺了,满月酒,我给小外甥包一万的红包。

方芳真的快气哭了。

结婚这么久,没过生日、没过情人节,每天按时给老公做三餐,给家里做卫生,活像个保姆。家庭主妇当完,还得在外自立自强上班赚钱,毕竟老公是会把工资大部分上交给他妈的。好不容易过年老公要发个年终奖,她还以为老公会给自己买点礼物,结果居然又是把钱送给别人?

03、

而她呢?已经这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了,一年到头了,丈夫连件新衣服都没给自己买过,买菜钱都没主动掏过一次。

差别待遇成这样,她冤不冤?

越想越气,饭局结束后,她一回家就开始骂。本来以前,她发发悍妇脾气,或多或少,老公都会因为害怕而稍微妥协一些。

可这回,丈夫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包这一万红包。

估计这妈宝丈夫,一开始是好面子,才想着包大红包,后来一琢磨,真情流露了,想起姐姐从小到大对自己多好多好,就下定决心非要包。

方芳在那骂个不停,他也不反驳,只强调那是他唯一的姐姐,从小到大对他最好的姐姐。

方芳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你对你原生家庭的每个成员,都个顶个的好,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你老婆。

她直接回了娘家,扔丈夫一个人在家洗衣做饭自己过。

这下,失去了方芳后,丈夫才知道一个人撑一个家有多难。洗衣做饭这些体力活就不说了,每个月生活要花的钱就压垮了他。

年终奖虽然是要发了,可毕竟还没发不是,5000的工资交了3500给母亲,剩下1500活,也实在太难了。他厚着脸皮找母亲要,母亲一次性给了4500,加他手上的1500,一共6000,居然还是难以生活。

他们家房子是租的,两室一厅市中心,一个月3000出头,贷款买了小车,还好车不贵,车贷做到小2000,花完了这些一个月剩1000,怎么过呀?难啊!

他终于明白,何为“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方芳不是反对他重亲情,对家人好,而是希望他能清醒一点过日子,重视一下自己的妻子,也正视一下生活的现状,把精力更多放在自家的生活上。

他跑到岳父岳母家,连番道歉,才算是把方芳哄了回来。

这下,“悍妻”终于赢了“妈宝男”。

方芳虽然胜利了,可现实中仍然还有数不清的女人被自己拎不清的丈夫气的七窍生烟。

04、

其实有一件事情,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男人绝不希望女人去做什么扶弟魔,那女人又怎么会希望男人拿自己小家的钱一直去填补或者说讨好男人的那个大家呢?

还有一点,女人也很在意:你当然可以对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好,但你不可以忽视自己的妻子。试想一下,当妻子看到你对家人那么好的时候,你却对妻子说,你别买新衣服了,你别过生日了,你陪我吃苦是应该的。

心不寒吗?

女人最害怕的不是吃苦,而是自己的付出被当成理所当然;她们心伤的不是那些金钱,而是你若有若无的对她们忽视。

婚姻与爱情,往往不是死于背叛,而是毁于忽视。

共勉。

-END-

插图:电视剧《都挺好》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