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三十年代,北平一名叫商细蕊的梨园新魁凭借过硬的本领在这一行声名鹊起。为了让自己在北平站稳脚跟,兑现自己当初要将戏曲发扬光大的承诺,他不屈不挠,一门心思扎进艺术的海洋中。在此过程中,《乾润新瑞》从未看过京剧的新派富商程凤台偶然间看了他的表演后被深深打动,有意与他结交,并在他的影响下对京戏日渐痴迷。在程凤台的帮助下,商细蕊克服重重阻挠,在北平重建水云楼,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京戏人才,影响力深远。

1937年,日军占领北平,面对他们令人发指的烧杀抢掠的行径,不忍大好山河与国粹艺术就这么葬送的有识之士们开始奋起反抗,商细蕊和程凤台也被众人保家卫国的热血之情所影响,暂时放下自己渺小的人生目标,投身革命队伍保家卫国,也为艺术的保护与传承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我偏要说鬓边是一部值得四星的剧,额外两分为了平衡那些不曾观剧的一星,也为了黄晓明。 表演担得起金鸡百花华表影帝满贯的头衔,颜值担得起北电老师“这张脸值三百分”的评价。《乾润新瑞》他对表演的态度,让我相信这个四十二岁的男人仍然年轻,未来可期。 “改编自耽美小说”并不高人一等,也不低人一等。感谢教主不畏人言,选择了程凤台。

说起粉戏来,《乾润新瑞》剧真是下功夫。商细蕊唱过的段子就不要说了,举一个比较隐晦的栗子吧,其中有一集,是宁九郎和一位王爷在府里斗鸟,这个王爷顺口溜达出来一句唱是“一挑一夺索,一夹一长往,长长往往的小干妈”,然后那鸟就“小干妈,小干妈”地叫起来。《乾润新瑞》这是一句京剧《双摇会》里的词儿,《双摇会》,著名粉戏,也称《二美夺夫》,有这个剧名,剧情就不用详细介绍了:妻妾争宠,争到“摇号”才解决问题——看来当下实施的“摇号”是有“历史”依据的。

这句词儿出现在妻压妾,欺负着要她奉承自己的桥段,这是后半句,整句是“亲亲的,热热的,象牙筷子挑凉粉,一挑一夺索,一夹一长往,长长往往的小干妈”。那鸟都会说这句了,可见这王爷说这句是多么勤快多么顺溜,选这个戏“哼唱”,比邹氏叼手绢的表演可是“精彩”多了,这王爷……太让人思绪万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