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航空工程和光刻机的发展中可以看到人类技术的最高水平,这是工业王冠的瑰宝。目前,中国的航空发动机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已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进入太空的国家。该空间站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它被称为世界上最困难的、。最复杂的、是最昂贵的高科技设备。新时代“两弹一星”光刻机的发展怎么样?如今,智能手机非常普遍。智能手机的核心组件是芯片,并且该芯片是使用光刻机制造的,因此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众所周知,华为自有的麒麟芯片已经移交给台积电,台积电也必须购买光刻机。目前,全球只有台积电和三星可以实现芯片代工,台积电拥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和更多的订单。那么,哪些制造商在生产光刻机?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制造商可以生产光刻机:荷兰的ASML,日本的尼康和佳能,而日本和中国只能专注于低端光刻机。荷兰的ASML占全球市场的80%以上。几乎垄断了全球高精度光刻市场。

尽管日本的光刻机价格不高,但质量远不及ASML。由于长期缺乏订单,尼康和佳能基本上放弃了第六代EUV光刻机的开发。目前,ASML主导着全球市场。中国只能生产低端光刻机,与ASML相比差距太大。国内高端光学技术基本上依靠进口。曾经有德国工程师说过,中国不可能开发光刻机。我不能为中国绘制所有图纸。

光刻机的成本在3000万美元至5亿美元之间,高端光刻机的成本超过1亿美元。目前,ASML销售Twinscan NXE:3400B。这种光刻机的价格为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亿元。中国仅在2018年购买了光刻机,这使其很难制造。 ASML每年只生产几十个单元。

为什么荷兰的ASML公司垄断全球光刻市场,而美国和日本却不能?

ASML成立于1984年,是飞利浦的独立半导体设备制造商,拥有12,000多名员工,其中大多数是研发人员。 ASML是光刻领域最先进的技术,并且高端光刻机的生产成本非常高。为了长期合作,三星、英特尔、台积电在ASML的研发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以制造高端光刻机。同时,ASML的成功离不开一系列收购。 ASML刚从飞利浦出来时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 2000年,ASML收购了美国光刻巨人SVGL,一举超过了佳能。 2004年,ASML与台积电共同开发了一种渗透光刻机,一举超越了尼康,成为业界第一。 2016年,该公司收购了台湾半导体制造商Hanweco,并在同年收购了德国微透镜巨头,从而在光刻机市场上独占do头。

光刻胶也是芯片制造中必不可少的材料。今年1月,台积电因使用不合格的光刻胶报废了数万片晶圆,影响了高通、苹果华为、苹果的芯片生产,台积电本身损失了超过5亿美元。

目前,对我们而言,光刻胶严重依赖进口,而国内生产速度还不到5%。核心技术基本上是由日本和美国公司垄断的,很明显,技术发展是不可延误的。

可以看出,无需短期投资即可解决技术。从人才建设到技术积累都需要时间。我们需要更加意识到我们的差距,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以完全赶上世界的发展,我们还需要全面的技术规划,技术创新使我们站在世界大国的森林中,不再美国的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