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即将来临,初夏的气息正在燃烧,似乎必须尽早将人们带入仲夏,让人们重新回到汗水中,这种天气真的很霸道。中午的热量太高了,这只是初夏的情景对于我们在中国东南部的人来说,夏天的炎热有点吓人。

在仲夏,温度与最南端的城市不相上下我,真的不知道扇子的使用年限是多少。在我的记忆中,童年的夏天是炎热的,空气中没有云,没有风,头顶上有一缕炎热的太阳,所有的树都是休闲的。树木比屋顶高,树枝茂盛,蓬勃的树冠让我们感到很阴凉。

我记得每天晚上,妈妈不得不烧一壶水给我们洗澡,然后躺在院子里用麦秆编织的草席上,拍拍我们的背,摇晃着大扇子,然后睡觉。每天,我希望在下午洗过澡后,它会成为带来片刻凉爽的希望,在夏天跳进大运河里游泳,这是童年记忆中最令人愉快的事情。我的家乡位于东部的杭州大运河畔,河边有高大和低矮的柳树。

长长的柔软的柳条垂到河边,柳树的阴影和河流相互补充。当夏天涨水的时候,在家里能听到哗哗啦啦地流水声和船夫的声音,运河里有丰富的鱼类,还有捕鱼网,天气好的时候,太阳正在烤着大地,在运河的两边,田野发出吱吱喳喳的声音。事实上,在盛夏除了一种肆无忌惮的傲慢之外,它仍然是一个温柔的时代,就像黄昏一样。我喜欢夏天的黄昏,成熟的泥土,从水底酝酿开来,以及穿过森林的晚风,也令人陶醉。

站在大运河的堤岸上,有一阵风是非常愉快的,河两边的柳树被风吹起。看着船员拉动贤胜,你可以看到货轮向前滚动,偶尔你可以看到水中的鱼翻滚。我喜欢这样的时间,可是在童年的印记中,这是一幅相对沉重的画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