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南京博物院对甘泉二号古墓进行了考古挖掘。这座汉代的古墓,实际上早就遭到了不止一次的盗掘。考古人员进入之后,只能找到大量的碎砖、陶瓦片,并没有很大的收获。而那些无关紧要的杂物,则被清理出来堆在了考古工地旁边。

1981年2月,江苏邗江县组织甘泉公社社员修路。在取土铺路的过程中,老山大队社员陶秀华发现了一块黄灿灿的小物件,她随手把这物件放在了口袋里。

回到家后,陶秀华将这小物件进行了清洗,结果发现竟是一枚印章。

陶秀华的丈夫在考古队当过民工,当即就觉得此物不凡。过了几天,夫妻二人赶到了南京博物院。一鉴定才发现,这枚印章,竟然是东汉时期的广陵王玺。

(广陵王玺)

广陵王玺重约122.87克,是由高浓度的黄金制成。其一面有一个龟纽,龟纽高2.121厘米,台高0.945厘米,十分精巧。而另一面有印文阴刻篆书“广陵王玺”四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广陵王是何许人?结合甘泉二号汉墓出土的,铸有“山阳邸铜雁足长镫建武廿八年造比十二”的一件雁足铜灯来看。广陵王玺的主人,正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第九子刘荆。

刘荆是历史上一个非常悲催的人物。他最开始被封为山阳王,是一个极有才能和抱负的人。光武帝去世后,刘荆很快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以东海王刘强的舅舅郭况的名义,写了一封信给刘强,要刘强煽动叛乱。结果刘强查清楚之后,果断把刘荆给告发了。

汉明帝刘刘庄是刘荆同母的亲兄弟,他不忍心处罚刘荆,只是将他打发到了河南去。

过了没多久,西羌出现了叛乱,刘荆又忍不住想要谋反。

结果这次又走漏了消息,被汉明帝知道了。汉明帝将刘荆改封为广陵王,希望他能在新的环境中认清自我,不再犯错。

当上广陵王后,刘荆找来看相的先生,问他说:“我长得很像先帝。先帝30岁得天下,我现在也30岁了,可以起兵了吗?”看相的先生担心消息走漏,自己遭到牵连,便又主动将刘荆告发了。

这一次刘荆非常害怕,他把自己关在牢房里,主动向朝廷请罪。汉明帝则再一次原谅了他。不过原谅归原谅,汉明帝在此事之后,派出了国相和护卫,开始暗中监视刘荆。

(刘荆剧照)

然而,已经吃了三次亏的刘荆仍然野心不死。他在后来一次祭祀活动中,让巫师诅咒朝廷,结果又遭到了告发。

这一次,刘荆实在是没有脸再请求原谅了。他在第一时间畏罪自杀,死后被赐予“思王”的谥号,也算是死得体面了。

尽管刘荆在历史上留下的形象过于滑稽,但他留下的印章,却为后人解开了一些历史中的疑团。

“广陵王玺”出世之后,在日本也引起了一场巨大的震动。

早在1784年,日本福冈志贺岛农民甚兵卫,在修整水渠时就发现一枚方形金印,其上缀蛇钮,而印面阴刻篆文则是“汉委奴国王”五字。

日本学者根据《后汉书·东夷传》的记载,推测这枚印绶很可能是委奴国向汉朝朝贡,光武帝亲自赐予的。

不过,这种说法遭到了诸多日本人的质疑。他们认为,这枚金印很可能是委奴国王自己铸造的私印。并且由于年代久远,就连甚兵卫的说法,也是存在疑问的。这枚金印,很可能是一个骗局,是日本江户时代的伪作。

(日本发现的金印)

这两种观点在日本相持不下,一直到“广陵王玺”的出土,真相才终于大白于世。

“广陵王玺”与日本出土的蛇纽印,无论是在尺寸、重量,还是花纹、雕法、字体上,都几乎完全相同。再根据这两枚印铸造的时间来推测,多数学者均认为,这两枚印其实是出自同一个工匠之手。

一般来说,委奴通“倭奴”,是指倭国一个名为奴的政权。但又有学者认为“委奴”是音译,发音类似于“ITO”。而在金印出土的福冈县境内,至今都有一个叫做“怡土”的地方。

根据专家的推测,当时的日本还处于原始社会晚期,甚至还没有文字。而九州岛上光是争霸的部族,就有超过100多个。了解到汉王朝如日中天后,日本一个部族的使臣漂洋过海,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洛阳,终于得到了汉王朝所赐封的金印。凭借这个金印,该部族便成为了汉朝的藩属国,得以凭借强大的威慑,一统九州。

“广陵王玺”的出土,也意味着日本在汉朝时期,确实有一部分,属于中国的藩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