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娱乐圈最大的瓜当然无疑是周扬青锤罗志祥。

但其实这个月最热闹的艺人是屈楚萧。

一会儿是换角风波,漫画IP改编的古装剧《长歌行》原定男主是屈楚萧,但临进组被换掉,吴磊取而代之。

一会儿是绯闻风波,有狗仔在北京红螺寺偷拍到屈楚萧和女演员万籽麟甜蜜约会,屈楚萧发微博否认,万籽麟自曝“被分手”,屈楚萧被嘲“算什么男人”。

一会儿又是被前女友锤,“黎梵helennn”在微博爆料屈楚萧劈腿成性、爱花女人钱、有特殊性癖好。

据说屈楚萧在和喜天影视闹解约,没人帮他做危机公关。

这个公司也是“眼毒”,屈楚萧、蒋劲夫、黄海波、吴秀波都是或曾是喜天的签约艺人。

“屈楚萧工作室”的微博粉丝才2.3万,2020年还没发过微博。

加之去年2月他的官方粉丝后援会就解散了,这个微博的粉丝也仅1.2万多。

面对缠身丑闻,没有第三方帐号帮他发声。

屈楚萧的微博粉丝400万,这个量级在明星中也不算大,他目前没有出面回应“黎梵helennn”的爆料。而即使艺人真的亲身下场发声,没有其他渠道的联动,也是显得被动。

加之屈楚萧本身就性格暴烈,若无高人指点,回应起来也是多说多错。

唯一对屈楚萧有利的一点是,“黎梵helennn”的可信度出现了波动。

她的爆料文原本就欠缺清楚逻辑和明确诉求,加之她自身也被爆料撒谎,一些行为也出尔反尔、自相矛盾,这事有没有反转还存疑。

“黎梵helennn”4月26日发微博称“放心,这个号我不会再用了”,后来清空了微博。428日上午却又发微博了,还说“狂风骤雨,我自岿然”,并且分享了一首诗《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她的微博目前就只有两条内容,另外一条是423日发的“3首去年写的诗”。

姑娘看来还不忘玩一把文艺。

这就不得不提到周扬青的小作文,文从字顺,有逻辑有情感,爆料也是信息清晰、有利于广泛传播的关键词和金句,再想起著名的李雨桐锤薛之谦,真是不得不感叹“网红比明星更懂公关”。

1994年出生、中戏科班出身的屈楚萧,作品不多,丑闻倒是出圈了。

他虽然之前主演过一些网剧,2016年《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豆瓣4.4分、2017年的《独步天下》豆瓣4.0分、2018年的《媚者无疆》豆瓣7.2分,但都只是小范围的小水花。

2018年《如懿传》里演五阿哥永琪也博得一些好感,但毕竟只是群星里的小配角。

真正让他打开知名度是20192月上映的大爆电影《流浪地球》。

全球票房逾6.99亿美元、开创中国科幻片新纪元,让男主角屈楚萧俨然有了上位爆红小生的契机。

按百度百科和豆瓣的演员排位,饰演刘启的屈楚萧是一番,甚至盖过演他爸爸的吴京。

插一嘴,饭圈恶习之一是撕番位,以前是女演员之间争、男演员之间争,现在激进到男女主演之间也非要争出个谁是一番。

但屈楚萧还未充分享受到《流浪地球》的红利就遭受名声重创。

贵圈向来人红是非多,当时屈楚萧被挖黑历史,豆瓣帐号、贴吧发言、微博小号纷纷曝光,落下的黑点是:歧视女性、恐同、有特殊癖好。

另外他一方面痛斥私生饭、不屑做爱豆、解散粉丝后援会,但又被爆出私联粉丝、网上撩妹。

有人帮他洗白,说是当时年纪小、中二又耿直,而且他表现出想做一个好演员的雄心,逐渐获得了很多人的谅解。

此番屈楚萧回应恋情的失当、被爆料品行失格,又有猪队友帮倒忙,黑历史自然又被翻出来,而且有些还得到了隔空佐证。

现如今很多明星面对负面新闻的公关手段是装死,就等着时间冲淡,看屈楚萧能不能熬得过去。

周扬青把罗志祥、蝴蝶姐姐锤得正面道歉,而“黎梵helennn”删掉爆料、自身也有破绽,相比罗志祥已经很明确的资源损失,屈楚萧手里的作品存货命运如何,似乎还有点变数,但受到负面影响却也是毋庸置疑。

按屈楚萧的自视,他要当用作品说话的演员,又有影史巨作起家,想必是要做电影咖的。

目前屈楚萧面市的电影作品很少,除了《流浪地球》,只有一部201811月的院线电影《二十岁》。

这部青春片票房320万、豆瓣3.9分,扑得无声无息。

女主角是于文文,她凭2017年底票房大黑马《前任3:再见前任》已有一定名气,但看来对《二十岁》几无助益。

和屈楚萧同样是男主的孔垂楠,则比屈楚萧更早出事,去年10月孔垂楠也被女友在微博爆料骗婚、吸D、约P、睡人妖、有性病,孔垂楠随后宣布暂停演艺事业,至今仍是“娱乐圈失踪人口”。

噢,对了,屈楚萧有出现在范伟大鹏主演的喜剧片《父子雄兵》。该片20177月上映,票房1.25亿人民币。

他在片中饰演小混混老大Michael哥,是大鹏债主,还和大鹏抢张天爱。

影片尾声,放出了片中一众演员和自己父亲的合影,屈楚萧父子是第17位才出现。

片尾字幕表里他的角色连名字也没有,只写“富二代”。

电影方面,屈楚萧有几部存货。

一部是万达出品、宋迪导演、焦雄屏监制、吴莫愁主演的校园青春片《毕业进行时》,屈楚萧有参演,但五番开外。

据报道20176月就杀青了,但后来没有下文了。

既没见上院线,也没上视频网站。

一部是朱时茂儿子朱青阳自编自导的《好家伙》。

B站的视频资料,2018年就在美国拍摄并杀青了,但也没见后续消息。

一部是20198月杀青的青春爱情片《我要我们在一起》。

该片改编自2013年豆瓣热贴《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就要嫁人了》,导演是拍过《你好,旧时光》的沙漠,监制是陈国富,品相应该是值得期待的。

女主张婧仪是我老乡,陈坤旗下艺人,被误认为是彭昱畅女友,彭昱畅官宣恋情时还解释了下。

还有一部是陈坤周迅主演的《侍神令》(阴阳师电影版,根据游戏改编)

豆瓣和百度百科都把屈楚萧列为主演。据说该项目在20173月就曾宣布定档2018年国庆档上映,但实际20191月影片才杀青。

如今郭敬明导演的电影版《阴阳师》(根据原著小说改编)都宣布杀青了——郭敬明422日发微博宣布套拍的《阴阳师晴雅集》和《阴阳师泷夜曲》完成全部拍摄——《侍神令》何时定档?

网上有声音呼吁补拍,去除屈楚萧的影响。补拍要耗时,“AI换脸”要耗钱,而且效果存疑,《侍神令》会早动手晚开饭,变相助力了郭敬明吗。

电视剧方面,屈楚萧手里有一部《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201910月开机的,未有杀青消息。

这是个大IP系列,马伯庸的小说改编。

明星公关还有个金句“离作品近一点,离私生活远一点”,目前面市的屈楚萧作品,败笔居多,远不能证明他有实力派的资质,未面市的作品又有受丑闻波及之虞,看来离他口口声声要做的演员还有条长征之路。

问题来了,他的运气能好过同门师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