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为痞老板的关门弟子,林小冉在他老人家那学得的偷技可谓青出于蓝胜于蓝,和师兄师姐们的比试中,林小冉没输过一回,所以她深得痞老板的心,对她总是区别对待。林小冉学成出师的那天,痞老板就特意在当地最好的酒店订了一桌,专门为这个得意弟子庆祝一番。

痞老板教了林小冉那么多手艺,而且又对她这么好,她也不是不懂事的主,于是和大家打了声招呼,说晚点到,然后一个人就买礼物去了。

痞老板为林小冉摆桌庆祝的同一天在同一家酒店里,在他们的隔壁包厢里也有一桌人正热闹地吃着饭,同样是为庆祝一件事,不同的是一个在庆祝学有所成,一个在庆祝升职加薪。

2

林小冉到达酒店的时候,正好赶上酒店忙碌的时候,进进出出的有很多人。出于职业习惯,她一见人多的场合双眼就来回瞟,观察着周围的人:这个比较有钱,那个比较阔,戴眼镜的那个比较好得手……正当她观察得起劲儿时,殊不知她也成了别人眼中的观察对象。

“池队,怎么突然停下不走了?”

“哦,发现了两个有意思的人。你先在这等着,待会儿看我眼色去门口截人。”被称呼池队的人说完就径直朝林小冉的方向走去,留下先前说话的同伴不知所措地愣在了当地。

被人盯着的林小冉丝毫没有察觉。她心里盘算着今天是自己的好日子,不准备出手,只过过眼瘾就好。哪曾想她的眼瘾还没过完,就看见一个同行出手了,而且还是一次就偷了两个。

正当那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林小冉果断出手阻拦,几步走过去假装不小心崴了脚,撞了那人一下,她连忙道歉赔不是,对方正高兴自己得手了,丝毫没有怪她的意思,还乐呵呵地让她走路小心,而后摆摆手离开了。林小冉摸着口袋里的两个钱包,也乐呵呵地对着那人的背影道了声谢。

不过几秒的时间,钱包就被倒腾了两手,换了三个主人。池以南冷静地看着一切,转身示意他的队员去门口逮捕先前那个,确认对方收到信息后,池以南转身准备去抓林小冉,却见林小冉又假装崴脚,故技重施了两次,把先前偷回来的钱包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还给了失主。

林小冉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得池以南一愣,当警察这么多年来见的小偷多了,可林小冉这种偷完又还回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一时停住了脚步,眯眼多看了一会儿林小冉,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以盯嫌疑人的目光,而是以一种探究的目光重新将她打量了一番。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才收回目光。

“抓住了?”

“嗯,但是,池队,这家伙犯什么事了?我这铐人总得给人个理由吧。”电话那头小张气喘吁吁地问道。

“理由?”池以南笑了一下,回道,“就说我想请他吃个饭。”

“什么?”小张是刚分派来不久的新同事,对池以南的脾气还不太清楚,所以没太明白他的意思。池以南也不多做解释,只不过临挂电话时加了一句“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赶快带他一起过来”。

等小张“押着”那个小偷进到包厢后,旧同事们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人来的路上又办了件案子。早已习惯了池以南作风的他们都懒得多问一句,只嘱咐小张把人带上桌,然后拿筷端碗吃饭,再然后就开始闹哄哄地庆贺池以南升职的事了。

因为在来的路上,小张已经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加上这小偷也是个新手,没胆逃跑,一进包厢看到一群警察,并且还被“邀请”到和这些警察一起吃饭,这小偷没二分钟便吓昏了过去。大家瞧见了,并不多说什么继续举杯喝酒,感叹他们的池队腹黑指数又高了不少,整人的段位已经登峰造极了,只可怜了这个倒霉的小偷……

与其他人想的不同,池以南看了眼昏过去的小偷,心想若是换成刚刚那个女孩,这里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呢?看她的表现吓昏不至于,或许会很乖地乞求他放过她?又或者很胆大地同他们碰杯吃饭?想到这,池以南不由地笑了。

众人看着莫名咧嘴笑的池以南疑惑不解,问他想到了什么好事。池以南看着好奇的同事并不解释什么,自顾自地夹菜吃了起来,众人讨了个没趣,只好放弃。

与池以南的闭嘴不言不同,隔壁包厢里此时正说得热火朝天,特别是林小冉刚才那一段初试身手的表现,引得大家议论纷纷。随后痞老板清了清嗓,开口道:“小冉啊,今天也算是你第一次‘工作’了,说说吧,什么感觉?”

“有些兴奋,得手了很高兴。”林小冉老实回答,“但行动欠考虑。”

听林小冉这么一说,痞老板似乎是放心了,语气愉悦地问道:“怎么说?”

“出手过于急躁,没有查看周围环境,没有考虑对方是否有帮手,更没注意旁边是否有便衣。最重要的是忘记躲监控了。”

“嗯。躲监控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是否留了后手、想好了退路,这是干我们这行出手前最基本的思量。”痞老板教训林小冉的同时也说教了其他几人,“更何况你们不算是普通的小偷,不要仗着自己本事高就忘乎所以,记住了吗?”

“记住了。”众人答应着。

“嗯,记住了就吃饭吧,混着饭菜好消化……”痞老板玩笑道。

“好嘞,一定好好消化消化,哈哈……”

3

吃过饭后,两间包厢的门同时打开了,因为出门的路只有一条,所以两拨人拥挤着先后而出。也许是对各自职业的敏感,互相看了看,又各自隐藏着,一时间没了话语,就这么安静而诡异地往前台走去。

林小冉因为送了痞老板的礼物忘拿了,出门时又折了回去,因而完美地避开了那边第一个出门的池以南,落在了大家的后面。追上去的时候,恰好发现前面结完账正要出门的一拨人里有先前那个小偷,闭着眼似乎喝多了被旁人搀扶着。

林小冉料定他们是一伙的,于是多看了几眼,好记住面孔,以防下次出手时碰上。当然她心里计较的这些也和痞老板他们说了,为大家日后“工作”都求个稳妥。

日子就这么悠闲地过了一个月,这期间林小冉再没出过手,并不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而是她干的行当与一般小偷不同。就像痞老板先前说的,他们不是普通的小偷,而是专偷小偷的小偷,类似于古时候的侠盗,有点劫富济贫、惩恶扬善的意思。

虽说不是什么坏人,但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人,毕竟法律明确规定偷到是犯法的,所以为了不赔本,林小冉一般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就得拿点大的!

这天,林小冉正在家睡觉,突然就接到痞老板的电话让她过去帮一个师姐的忙。林小冉二话没说就答应了,问清楚时间地点后就赶忙出了门。

来到约定的地点后,看着热闹的人群,林小冉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五一假日,正是旅游高峰期,怪不得师姐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和师姐碰了面,讨论了完细节后就各自开工了。林小冉负责在景区门口行动,师姐负责在景区里行动,二人互不影响,但又能互相照应。

混那个圈里的人都清楚,节假日是“工作”的好时间,很忙但也很赚钱。同样这样认为的,还有一帮人,那就是警察,越是在这种时候他们的工作越是忙。于是同时间上班的两种人,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相遇了。

池以南带队守的地方正好与林小冉准备开工的是同一个地方,这是池以南的意外惊喜。从那次吃过饭后,他不否认自己一直很惦记这个女孩,因为太过好奇她到底是正是邪。现在他们就这么重逢了,池以南说什么也得探探她的底,确认一下当时放走她到底是对是错。

池以南心里的盘算林小冉并不知晓,她只知道距离她不到十步,一身休闲装的男人正是之前那个小偷的同伙,林小冉当下生出了许多厌恶之情。看对方看向了自己,林小冉怀疑难道对方那天也在现场,认出了自己?因为想要确定一个结果,所以林小冉也萌生出了试探的心思。

既然是同样一个目标,那接近对方是必然的。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两个并不认识的人,就那么不约而同地朝着对方走去,一步一步迈得十分坚定。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以为是分别了许久的情侣终于重逢了,接下来就该是相拥而泣的画面了。

哪曾想那两个人不按套路出牌,他们一步步彼此接近,然后突然擦肩而过,再然后一步步互相远离……搞得看戏者一头雾水。

小张按捺不住,看到回来的池以南便上前问道:“池队,你刚刚那一幕不是遇见熟人了?”

“没有。以为是,走近了发现不是,误会了。”池以南摸了摸空了的口袋摇头说道,随后拿起对讲机调了频道对大家喊话,“你们守好各自的岗位,我今天心情相当好,晚上咱们一起热闹热闹,我请客。当然一人必须带一个来,否则我局里招待你们。”池以南交代完就离开了,留下发愣的小张在原地琢磨。

“池队这是什么意思?”小张实在不解,拿起对讲机问道。

不一会儿对讲解就传来明白人的正确解释:意思是池队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每个人今天至少得抓着一个,否则晚上回去写检查!

一说检查小张瞬间慌了,池以南对他们写的检查要求那是相当严格,非常折磨人,不比那天小偷的鸿门宴好多少。于是立刻高度集中精神,准备完成至少带一个回去的任务!

走开后寻找林小冉的池以南并没有关对讲机,大家讲的话他都听见了,他确实很生气,因为刚刚那场试探他丢了自己的身份证,很明显林小冉出手了,而且只偷未还。他以为她会还回来,就像上次那般,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感知东西丢了后,并没有立刻转身抓她的原因。

没想到现在试探的结果就是他判断失误,对方同样也是个贼,而且胆不小,比之前抓到的那个可大多了。

另一边,得手之后的林小冉快步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她感受得到对方压迫的气势,也注意到了对方同伴的存在,于是早就看好了退路,生怕被追上来报复。几个转弯后,林小冉拐进了离景区不远的一家快餐店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确定安全后才拿出刚偷来的东西,她以为是张银行卡,没想到只是张身份证。

4

“身……身份证?!我要这干吗?”看着手里的卡片,林小冉低声嘀咕着,“哪个正常人会只带一个身份证出门的!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说我吗?”突兀的声音出现,林小冉抬头看着来人,眼里写满了惊诧。池以南似乎是很满意她现在的表情,竟然好心情地在她的对面坐下,开口道,“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你……你……你……”林小冉突然就结巴了。

“我叫什么就不用自我介绍了,毕竟你手里有我的身份证,我的个人信息你现在应该清楚得很。至于我的职业嘛——”说到这,池以南停顿了一下,从另一边的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放在桌上,然后继续道,“不好意思,好像是专门用来克你的。”

林小冉看着桌上的证件,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刚刚自己就不冲动了,现在好了玩火玩到警察头上了。心中一万头羊驼早已呼啸而过,但面上除了刚刚的惊讶之外再无其他表情。既然事实已成,那唯有找空溜了。想定注意后,林小冉开始先发制人了。

“池警官可能误会了,作为捡到你身份证的人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而且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您这样兴师问罪的样子倒让我糊涂了。”

林小冉内心的小九九池以南并不全部清楚,但已猜到了七八分,看着眼前不仅没有丝毫慌乱,而且十分镇定的人,他眼中多了几分欣赏,笑道:“哦,是吗?我们刚刚不是才在景区门口见过嘛,还差点上演了一出恋人相见的感人画面,这么快就忘了?”

“咳……”林小冉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她没想到池以南会说出这些话来。

“怎么,不舒服?”池以南装作关切地问道。

“是,来的路上遇见一只讨人厌的苍蝇,赶都赶不走,老在眼前晃,看得不舒服。”林小冉不甘示弱,回击道。

“哦,差不多,我也是,看来今年的夏天来得有点早啊……”池以南也不恼,像是没听出画外音似的,继续稀松平常地说着话。

林小冉看了眼时间,再和他在这耗下去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想绕开话题分散他的注意力这招不管用,那就干脆挑开了和他摊牌,反正现在对方没证据,也不能把自己怎么着。

“池警官,请问公职人员在岗期间可以随便离岗找人聊天吗?”林小冉看着池以南问道。

“不能。”

“那请问您现在是在做什么?”

“工作。”池以南答道,“在警察的职责里,抓犯人是最要紧的工作。”

“那可惜了,我不是什么犯人,就不耽误您工作了,我先离开了,拜拜。”说着林小冉准备起身。

只不过她刚直起腰,就被池以南按了回去,然后听到一句“偷身份证也是犯法的”。

“哦,你的身份证确实在我手里,可是请问池警官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偷的呢?”

“呵……”池以南料想林小冉会耍无赖不承认,但没想过她会直接承认后又否认,他确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只好如实回答,“没什么证据。”

“既然没证据,就不要随便冤枉好人,我很忙的,这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就不奉陪了,告辞。哦,您的身份证,请收好,下次再丢了可就不好找了。”

“好的,下次不劳你费心,再丢了,我自会来找你的。”池以南微笑如常。

“哼。”这一回林小冉确定池以南没有动作后才起身离开。

出了快餐店,林小冉因为被池以南揪住了,所以一时半会儿不好下手,只能寄希望于师姐。想到此,她立即联络了师姐,没想到电话刚接通就传来师姐的抱怨:“今天不知怎么搞的,便衣特别多,要么没机会下手,要么下手前对方已经被逮了,都没我出场的机会……”

听到师姐的抱怨,林小冉大概也明白了为何刚刚池以南一副悠然的样子,原来早已控制得差不多了,怪不得有闲情逸致陪她玩。最后两人一合计果断放弃了今天的工作,早早离开了景区。

而坐在快餐店的里的池以南,听着对讲机里队员们的好消息,嘴角的笑意大了些。今天治安任务很成功,至于最大的功劳嘛,他觉得应该是林小冉的,因为每次遇见她都能抓到坏人,算是放走她的报酬吧。

想到刚刚林小冉和自己的周旋,池以南饶有兴味,第一次觉得警察抓小偷的游戏还不错,只是不知道这游戏下一场是什么时候开启。

5

五一节那次工作失败后,林小冉好一阵没出手,因为池以南对她的围捕有点大,每次她想出手开开张的时候总能发现便衣的影子,然后她就会怀疑池以南是否也在附近,再然后她就错过了时机。

其实池以南没那么清闲,也不会每一次都亲自出马,至少五一节之后的任务中他是没有再见过林小冉的,虽然很期待再相见但也希望不再见,这种矛盾的心里池以南还是入职以来第一次有。

一周后,局里派池以南出差学习一周,然后在另外一个城市他的矛盾心思彻底化解了,因为在那里他又遇见了林小冉。

那天是池以南培训学习的最后一天,课程安排是自由活动的一天,一同参加的人就约着去附近的景区转转,池以南也跟着去了。

在一处休息的地方,池以南随意地看着,恰好看见一个鬼祟的扒手,正当他出手之际,神奇的一幕又发生了,他立刻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那个熟悉的人重复着熟悉的事:是的,林小冉再一次抢在了池以南前面把钱包还给了失主。

说不惊喜是假的,下一刻池以南突然来到林小冉的身边,握住她的手腕,看着她不说话。

被人突然握住,谁都会喊叫一声,但林小冉没有,因为在池以南袭来之前她看到了他,只不过她没有池以南速度快,没有躲掉。自认倒霉的林小冉撇了撇嘴,说道:“好久不见池警官,你这打招呼的方式是不是有些过于热情了?”

“并不觉得。”池以南回道。

林小冉翻了个白眼过去,懒得和他客套,“所以你这么抓着我,是身份证丢了还是看上我了?”

“嗯,看上你——”池以南听完挑了挑眉,故意拉长尾音说道,“刚刚拿了一个人的东西又给了另一个人。”

林小冉被他中间的尾音吓得一惊,而后听完全部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不甘示弱地回道:“怎么,你嫉妒啊?”

“嗯,有点。”林小冉没想到池以南会说出这句话回应,好半天她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该怎么回击。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之际,池以南的同伴走了过来,先是疑惑地看了看两人,而后明白地笑道:“既然家属来了,我们就不招呼你一起了,先走一步了。”

“嗯。”

“别啊,我们不是……”

被误会的二人同时开口,林小冉急于摆脱忙着否认,池以南依旧淡定不多解释什么。围观人只以为是二人闹别扭了,走得更快更远了,留下两人继续大眼瞪小眼。

对峙了一阵,逃脱无望的林小冉败下阵来,语气挫败地问道:“好吧,我承认你看到的是事实,所以你想怎么着吧?”

其实池以南没想过要把她怎么着,因为她虽然做了偷盗的行为,但是好意的;再者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他并不想越界做什么。但看着此时的林小冉,他突然生了逗弄她的想法,看着她笑道:“自然是请你去局里坐坐。”

林小冉本以为池以南在外地不会与自己太计较,但想着人家毕竟是个警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不会被判什么重刑,但到底是要进去待几天的。林小冉想着就觉得不舒服,于是立马堆起笑脸,谄媚道:“警察叔叔,我真的不是坏人,这人生地不熟的,你不能把我抓进去啊,怎么着也得回去吧。这样您的履历上又会光荣地添上一笔,是不是?”

“咳……”池以南被呛到了,因为他这是第一次见小偷和他撒娇的,略微定了定神,池以南开口道,“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嗯嗯,我是真为您考虑的。”

“但你半途跑了我就不划算了,所以现在我们办一下公,即使你溜了,有案底在我也不亏。”说着池以南拉着她走到稍微安静的地方。

“什么意思?”林小冉不解。

“提前走流程。”池以南装模作样地拿出笔和本子,问道,“姓名。”

“林小冉。”林小冉有些无语,但目前无他法,只好先应付着,路上再找机会溜走。

“年龄?”

……

问询了约莫十几分钟,池以南也算摸清了她的大部分信息,虽然有掺假的成分,但他并不在意,反正自己也没有打算真的要抓她,只不过不妨以后用得着。看了看时间快中午了,池以南决定先吃饭,然后再考虑怎么找个借口放她走。

同样的,林小冉也瞅准了午饭时间,准备偷个空当逃走。一个有意放,一个有意逃,自然分开是顺理成章的事。只不过林小冉也不是容易被欺负的主,所以她逃跑的时候第二次顺了池以南的证件,作为自己的反抗。

等池以南发现后,林小冉已经被他放走很久了,看着没了身份证的钱包,池以南被气笑了,坐不了公众交通的他只好等着小张过来接。回程的路上,池以南冷不丁冒出一句:“不错,林小冉。事不过三,下次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怎么也得请你和我们领导一起吃顿饭!”吓得开车的小张不由得为这个叫林小冉的姑娘祈祷祝福。

6

因为工作比较忙,池以南出差回来后一直没去补新的身份证,也没顾得上去查林小冉的户籍资料,所以每次要用的时候他就会想到林小冉一次。从开始的生气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再到后来即使没有了身份证,他也会时不时地想起林小冉。这么算来,池以南和林小冉的结缘是因为身份证了。

林小冉想着以池以南的身份,找到她是分分钟的事,于是从外地回来后立即去了痞老板家躲灾,毕竟痞老板的人脉还是有的,有事的时候可以保她。本想着随便扯个谎瞒过去,但抵不住痞老板的压力,林小冉只得老实交待了。痞老板听完不但没有说教她,反而乐呵呵地收留了她。

住了一个星期后,痞老板托人打听了些消息,发现池以南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林小冉这才安心。不过作为收留她避难的代价,痞老板要求林小冉帮他做件事,不帮就断了师徒情分,说完后也不管林小冉愿不愿意,就把她连人带东西扔出去了。

想到痞老板交代的事,林小冉欲哭无泪,这哪是亲师傅会让人办的事啊!回到家后,思前想后考虑了良久的林小冉终于下定了决心,反正横竖都是死,比起面对痞老板,池以南好对付多了。想好后,林小冉挑了个时间,精心梳妆打扮一番忐忑地去了公安局。

到了门口,被值班民警拦住问话,“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

林小冉略微定了定神,按照提前编好的话语应答自如:“哦,你好,我是来找池以南的,他刚打电话让我过来给送身份证的。”

“您是?”民警稍显犹豫。

“哦,我是……”

没等林小冉说完,她的话就被后面来的人截住了,“她是你们池队的女朋友,我们之前见过。”说话的正是上次在外地误会他俩关系的那个人。

“哦,嫂子好!您请进,池队在楼上。”民警听到后立即打消了疑虑,放行。

这一声嫂子称呼得林小冉有些尴尬,想要辩解什么,发现时机不太合适,目前她确实需要这个身份混进来,然后悄悄地完成痞老板交代的任务,顺便把池以南的身份证还回去。所以现在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能尴尬地笑笑,跟着那人进了办公楼。

如果林小冉早知道跟着他进楼会这么显眼,自己刚刚宁愿说是来自首的。因为那人是个大嘴巴,在他们进门的一瞬间就开始宣传她的身份了——逢人就介绍说她是池以南的家属,引起的轰动不比地震小。

林小冉就纳闷了,池以南的家属这个身份到底是有多神秘?怎么突然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人围观,还齐刷刷地喊她“嫂子”……像被看猴一样看了一路的林小冉,此刻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诅咒痞老板。

路过卫生间时,林小冉突然灵机一动,支开了那个大嘴巴。终于安静下来的林小冉这才缓了过来,开始执行痞老板交代的任务。碰到人就微笑点点头,假装路过的办事人员。没人的时候就偷摸地观察、记录着什么。

“你在看什么?”

“啊啊!”冷不丁一个声音冒出,吓得林小冉叫了起来,好在池以南反应快,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及时避免了一场骚动。

“怎么,家属见着正主这么激动吗?”池以南玩笑道。

“激动个毛线,你是鬼啊,走路没声的。”看清是谁后,林小冉没好气地说道。

“你没那么幸运,白天见鬼的几率不可能到你头上。”池以南回道,“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

“我,我怎么了?”想到师傅交代要她来这里多记一些警察的面孔和信息的任务,林小冉就有些心虚。

“需要我说吗,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刚才偷摸干了什么这回可是有证据的。”池以南也不点破她。

“有监控就了不起啊,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只不过头一次来你这里,找不着地方迷路了,不行吗?”林小冉知道自己不是池以南的对手,索性开始耍赖。

“行啊,以后常来就好了,这里也不复杂,要不我带你参观一下你将来要生活居住的屋子?”池以南兴致满满地说道。

林小冉停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池以南又拿她开涮了,“你才会被拘留!我是好人!好人!要不是为了还你身份证,我才不进这大门呢。”

池以南接住扔过来的身份证,笑道:“哦,这么巧,林小姐两次捡到我身份证,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池以南把“感谢”二字说得特别重,听得林小冉浑身一哆嗦,连忙摆手摇头,“不用不用,好市民应该做的,不打扰了,告辞。”说完就准备跑,结果被池以南一手抓住。

“大家都在传我家属来查岗了,你看你这还没到我办公室转转呢,这么走不太合适吧?万一我办公室里真藏了个人怎么办?”池以南笑得一脸无害。

林小冉听得一脸后悔,早知道就不顶这个身份了。

“我又不是真的家属!你藏不藏人干我什么事?再说那又不是我传的谣言,和我什么关系都没啊。”

“我知道。”池以南看着林小冉说道,“不过,现在队里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家属了,你看这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补偿啊,我的清白怎么算?”池以南说得理所当然。

“……”林小冉无语得很,地痞流氓见得多了,警察这样耍无赖的她还是第一次见,“所以,你想怎么着?”

“好说,打个欠条吧,下回我有事用得着你,你还我个人情就是了。如何?”

林小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吃亏的地方,于是点头同意了,“成交。”

7

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林小冉被痞老板说了一顿,回家郁闷了好几天。好像自和池以南交手以来,自己不仅没赢过,还输得有点赔本。特别是那次被扣了池以南家属的帽子之后,林小冉便没再挣过大钱,因为她“工作”的时候总能碰上一两个便衣,然后喊她一声“嫂子”,弄得她没法开工。

找池以南抱怨了好几次,一点都不管用。下次大家见了面,依旧会喊她。林小冉越想越不甘,正想着怎么讨回来的时候,池以南主动联系她了。

春节前,局里准备开展一次大行动,严厉打击偷盗犯罪的行为。任务分配下来后,池以南第一反应就是找林小冉帮忙。

“多新鲜,警察找小偷抓小偷。池警官,你是不是没睡醒?”熟了之后,林小冉在池以南面前越来越放肆。

池以南也不计较,回道:“嗯,工作太累,没时间休息,所以要你帮忙,早些完成任务,早些回家睡觉。当然这次算你还了上次的人情。”

林小冉以前说不过池以南,现在更说不过,也懒得再费口舌,况且这次的帮忙还有报酬,自己又能还人情又能挣钱,何乐而不为?

问清楚时间地点,得到痞老板的允许后,林小冉领着一帮师兄师姐去帮忙了。池以南带来的人负责抓小偷,林小冉带来的人负责把小偷得手的东西还回去,分工明确互不打扰。正大光明地在警察眼皮下偷,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对林小冉而言,这活儿不刺激,但有趣。而对池以南来说,这工作既不刺激也不有趣,但能见着她,他很开心。

那几天,池以南他们的工作轻松了很多,而林小冉一帮人玩得也开心。任务完成后,两拨本应敌对的人却混熟了,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林小冉一众师兄师姐不好再开张偷窃,只得改邪归正。警察也不好再揪着过去不放,对他们网开一面。

最最重要的就是林小冉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嫂子”称呼,答应得自然平常。池以南也并不解释什么,随大家一起,喊着林小冉“家属”。

三十晚上,林小冉一帮人到痞老板家过年,这是他们入行后一直以来的规矩。正当大家吃着饺子看着春晚的时候,外面突然想起了连续不断的警报声。

“怎么回事?小冉你去看看。”痞老板发话,林小冉立刻出屋查看。

打开门,林小冉就看见池以南手里拿着一个小的警报器,灯还在闪着。

“池以南,你怎么来了,这是干什么?”林小冉不懂。

池以南关了手里的报警器,然后笑道:“抓人。”

“抓谁?”林小冉一听就变了脸色,“年前我们刚合作过,那是你们允许的,之后我们没再开工过,你凭什么来抓人?”

看着灯笼下林小冉有些生气的脸,池以南脸上的笑意更欢,等她说完后才开口道:“抓你。”

林小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疑惑地看向池以南,“我?”

“嗯。”

“为什么?我也最近没偷别人东西啊。”

“你偷了这里。”池以南指了指自己心脏的地方,看着林小冉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所以,不好意思,你被捕了。”

林小冉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整蒙了,一时间愣在了当地,没有任何动作。池以南抬手整理了下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开口道:“家属,我饿了。”

“饿了就进来吃,你电话都提前打过了,我们还能少了你的饭?”答话的是痞老板,身后站着的是一群八卦的人。

“痞老板,你们……”林小冉这才后知后觉。

“是,我们早就串通好了,哈哈……”

想着自己之前被他涮了好几回,这么容易就答应他有点亏,于是林小冉不管不顾地立刻拉下脸来,翻起了旧账,“要吃饭也可以,但得先解释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池以南不解。

“我听说,第二次偷完你身份证后,你当时说再见我就要请我和我们领导一起吃顿饭?”

“嗯。”池以南并不否认,“所以家属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领个证,我好通知领导拿钱来吃饭。”

“……”林小冉又吃了个闷亏,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收买完我的人,还想要我这个人,你挺会算账啊?”

“嗯,娶你不亏!”

“……”林小冉认输了,比腹黑果然没人是池以南的对手。好吧,她投降了,谁让她就是个贼呢,落到警察手里才是她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