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朋友来说,一个温暖的词是指他一生中拥有最大财富的人。当你跌倒时,得到它的所爱的人,不要放弃拉你,并把你送到正确的道路上。即使你情绪低落他现在也不会恨你的,他只记得当初真诚的交往,彼此拥有快乐。没有世俗的眼光,没有利与义来选择心灵。

童年的时光是美丽的,但它是转瞬即逝的。转眼间,我的两个玩伴去了城里的学校。另一个去工作了,我被父母送到城里去学习了。从那以后,我们很少见面。只到年底,或者暑假,才见面。当我们见面时,我们没有彼此的争吵。我们没有太多的话,我们只是谈论对方的情况,谈论我们在外面看到的和听到的,然后一起看电视。也许这是我天生的性情,也许我被父母宠坏了,我并不习惯寄宿学校以外的生活。从那时起,我的生活似乎再也没有幸福的话语。每天晚上都很难入睡,有一点噪音,你睡不着觉。白天你得学习一天,那时候,我一直想念我的父母和我的小山村。久而久之身体越来越瘦了,我买不起自己瘦弱的身体,终于有一天我选择了辍学。我高中没毕业,就终止了实现我的梦想。我回到了小山村,回到了我的父母身边。

从那时起,我无言以对,难以入睡的痛苦一天比一天加深。其次是头晕、头痛、精神不适、摄食量急剧减少、胸闷和胸痛。当时我觉得,邻里之间,别人的眼睛怪怪的,偶尔对我闪烁其词。我也经常听到并感受到我父母对我的担忧,那时我感觉不到太阳的光辉和美丽,我也感受不到人生的目标和未来。突然有一天,死亡的想法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结束了我的疾病和孤独与死亡。我偷偷溜出家门,想喝下瓶子里的杀虫剂,试图在这个时候结束所有的痛苦。在反复的思想斗争中,理智和清醒占了上风,药瓶被我打碎了。我记得我是独生子女,知道我父母的存在。想到了未来的孤独,眼泪立刻从画框里夺眶而出。我偷偷溜回家,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我刚醒来,坐在床前。突然敲门,把我吵醒了。我没想到门外是我长久以来没见兄弟,来了一个长时间的拥抱。我是一个看似与世隔绝的人,记得那天下午我们没有说几句话,只是我哥哥一直在问。我没说我的病,但我感觉他知道了。

从那以后,我的朋友们在他们没事的时候来找我聊天。我记得有一天下午,我的朋友骑着自行车来了。在他的邀请下,我去和他玩了。在那之后,他和村里的熟人坐在一起,下棋和打牌。渐渐地我说了更多的话,更多的快乐和微笑。有一天,我的朋友突然告诉我他将来要做什么,并让我学一门手艺。后来我的两个兄弟回来了。他们都上了大学,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了很多人。那天下午,我正在计划我的出路。最后我选择了我现在的职业,选择修复,选择日夜与我的父母呆在一起。记住人生的选择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第一次学到的,是忽视的熟人的冷嘲热讽。后来,我妻子的到来,家庭的聚会。木柴、大米、石油和盐的琐碎,都需要钱的支持,让我气馁,有了放弃的念头。但是我能做什么呢,我的身体很虚弱,请告诉我该去哪里。几天以来,在我和妻子的努力下,在朋友们的关怀下,我逐渐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拥有了修理厂和有自己的商店。有太多的朋友与财政援助,指导和参考上的道路。令人感动的话在我的心里,我从来没有对我的朋友说过任何话。因为我觉得没必要,我不想用世界上的话,我怕无意中玷污了彼此的感情。只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温暖,去回忆,去感知,去记住这个生命的真正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