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蓝洁瑛走了, 我们为什么那么难过|郭千华

日期:2019-12-16 来源: 评论:

[摘要]2018年似乎是个告别的年份:表演艺术家朱旭,相声名家师胜杰,主持人李咏,武侠小说泰斗金庸,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树立了一座座高峰,他们的离去令人惋惜。唯有今晨蓝洁瑛的猝死,让大家在扼腕叹息时心中居然松了一口气:蓝洁瑛已经被世俗厌弃太久了,她终于...……

2018年似乎是个告别的年份:表演艺术家朱旭,相声名家师胜杰,主持人李咏,武侠小说泰斗金庸,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树立了一座座高峰,他们的离去令人惋惜。唯有今晨蓝洁瑛的猝死,让大家在扼腕叹息时心中居然松了一口气:蓝洁瑛已经被世俗厌弃太久了,她终于回归了宁静之地,不必落魄潦倒出现在港媒的镜头里。

是嘲讽吧,你以为人生要完了的时候它还在继续,你以为人生可以重新开始的时候,它已经完了。

蓝洁瑛的结局,就好像那部著名的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很多朋友都在用相似的评价,这一众离世的消息里,“只有蓝洁瑛,值得为她庆贺。”她是那么美的女人,心底深处并没有人想把对她的回忆定格在她的痛苦之上。就好像那些悲惨电影的结局,让我们怀念和赞叹不已,而她的存在会映照出这个世界的肮脏,人间不值得~

这些年来,我们听了太多次关于蓝洁瑛的故事。说到底,不过是在反复消费一个“灰姑娘”跌宕起伏的文本。1963年,蓝洁瑛出生于香港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重男轻女,对她不闻不问,也时常家暴母亲,后来索性抛弃了她们母女俩。并不快乐的童年为她日后演苦情戏积累了经验,却也带给她的心里播下了“被抛弃、不被爱”的种子。

命运之神在蓝洁瑛20岁时眷顾了她。1983年,蓝洁瑛投考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第十二期,同学是当今影视圈大咖刘嘉玲、吴君如、刘青云、曾华倩,1984年第一次出道拍戏就是和梁朝伟搭档的《家有娇妻》。不仅如此,蓝洁瑛还是当时颇受追捧的新人中的佼佼者,她因清纯靓丽的外形脱颖而出获得“靓绝五台山”的美誉,堪称“圈中第一美女”。但好景不长,蓝洁瑛因为和无线合作问题屡被封杀,她的负面消息从这里开始了。

1992年蓝洁瑛演完《大时代》玲姐一角后,因难以抽离角色,情绪变得喜怒无常。1995年,她在电影《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中饰演的蜘蛛精受到粉丝喜爱,这并没有挽回蓝洁瑛走向疯癫的颓势。1998年她在香港遭遇车祸的其后十年,蓝洁瑛不停传出受到精神困扰,病情反复,直到2005年申请破产。

还记得春三十娘出场时那段话么?世途险恶,北风凛冽,一个弱小女子想找一个栖身之所歇息一下,洗洗身上的风尘。此处乌烟瘴气,各位又面目狰狞,绝不是一家客栈,莫非是一家黑店?

对方问:“明知道是一家黑店你还敢进来,你不怕羊入虎口吗?”

——有太多人深挖细想蓝洁瑛的一生,试图为她最后悲惨结局归因。想想这段台词竟然像个巨大的隐喻:虽然她在《大话西游》里超强悍,吓跑了一帮老爷们儿,但现实中就没那么幸运了。

不少人会拿蓝洁瑛和刘嘉玲作比,同样都有过“性侵”传闻,嘉玲姐轻松甩下包袱,至今仍是娱乐圈一姐,为什么蓝洁瑛不行?她太脆弱了,只怪自己内心不够强大,性格不适合混娱乐圈。家境贫寒的美女、有天分的才女该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既然有跨越阶级一举成名的野心,就只有拿出“食得咸鱼抵得渴”的香港精神了。

或许这些都对。近两年来曝出的“性侵”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归根究底,杀死她的是出身贫寒却仍旧自尊痴情的性情。

天性敏感的蓝洁瑛,出名后又接连遭遇性侵、车祸、男友自杀、亲人逝世,最终精神失常。对她来说,也许从前的名声、感情、事业,终究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与蓝洁瑛在剧中的“天使”形象相比,她在生活中的情绪不稳定被认为是“邪恶”的,她逐渐走向了对秩序的冒犯、对资本的抵抗。抛开个体性格差异,蓝洁瑛的跌落和主流认可的利益至上、成王败寇相背离,痴情又有什么用呢?如果痴情带不来“好处”,只能被资本厌弃。

香港的阁楼从不缺“疯女人”,蓝洁瑛更映照出香港父权社会是多么厌恶“bitch”——一个女人类似于狗、狐狸和狼的特性——坏的、淫荡的、不好控制的和脾气暴躁的女性,不断被香港媒体丑化。曾经“靓绝五台山”有多风光,现在的陨落就有多不堪。

不断被丑化、被消遣的蓝洁瑛

香港是一个传奇遍布的地方,却从来不欢迎这样的传奇故事。有资深粉丝透露,蓝洁瑛虽然生活拮据,并没有大家想象得惨。但由于港媒围追堵截,经常“直播”她的生活,这才加重了她内心的痛苦。

蓝洁瑛的朋友讲述,她最常说一句话是——“这是个疯狂的世界,每个人都疯了。”我想蓝洁瑛只是失望了,也再无法拿出金刚钻的心来面对娱乐圈繁杂的人情世故。她前两年面对狗仔的围追堵截说出“能不能给我一点尊严”,她或许没疯,只是在用疯癫来回避那些遭受的痛苦罢了。

永远都忘记不了2013年蓝洁瑛坦诚自己被强奸的采访视频,最后的那段,她亮起手腕,说曾经买过十个刀片,想要杀死自己——她活着的分秒,就好像已经麻木得无动于衷了,感受着世上的肮脏,也让势力的人们看了笑话。

蓝洁瑛的一生有许多次可能要死去,然后终究没有死去。

在十六世纪,任何一个具有天分的女人,肯定会发疯、自杀,或者在村落外一所孤零零的小屋里终老一生,半像巫婆,半像魔女,令人害怕,被人讥笑。直到今天,女人会依然会对自己天性敏感脆弱感到抱歉,在权贵面前的不妥协,仍旧逃脱不了被边缘化的命运。只有罔顾自身真实的声音,温顺、服从和适应男权社会的生存方式,女人才能有安全妥帖的归宿。

多年前,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因执着对女人天性的真实表达而饱受痛苦,她离世前曾写下,“我愿离世是喜,我愿永不归来”。而春三十娘也恰好说过,“桃花过处,寸草不生。”她们活着的时候或许被人怜爱,但并不讨喜。也正因为如此,她的离开比最近大人物的离开,更加让人难过。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