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中国史:宇文氏正式取得政权,建立北周,尉迟迥遂进位柱国大将军

日期:2019-12-25 来源: 评论:

[摘要]小编今天和大家说说历史人物尉迟迥,尉迟迥字薄居罗,源出鲜卑的别种尉迟部,因以为姓,世居代地。其父尉迟俟兜,颇有识见,娶宇文泰的姊姊,生尉迟迥与尉迟纲。尉迟俟兜在临终之前将两个儿子召至面前,说道:“依我看来,你们二人都有贵相,日后将能成就伟大...……

小编今天和大家说说历史人物尉迟迥,尉迟迥字薄居罗,源出鲜卑的别种尉迟部,因以为姓,世居代地。其父尉迟俟兜,颇有识见,娶宇文泰的姊姊,生尉迟迥与尉迟纲。尉迟俟兜在临终之前将两个儿子召至面前,说道:“依我看来,你们二人都有贵相,日后将能成就伟大事业,只可惜我寿数有限,无法见到你们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切莫错失了大好机会。”

据小编所知,尉迟迥自幼就相貌俊美,聪明机灵,并有远大志向,既得父亲临终前的嘱咐,更加着意于修文习武,笼络才士,以积聚以自己为核心的庞大势力。成年后,他追随实权人物宇文泰,出任这位“大丞相”的帐内都督;又娶西魏文帝的女儿金明公主,遂拜为驸马都尉。宇文泰收复弘农、击破沙苑之战,尉迟迥都随军出征,并且立有不小的战功,因此累迁尚书左仆射,兼领军将军。宇文泰对于尉迟迥相当出色的文武才能极为赏识,故而委以重任,不久后拜为大将军。

西魏大统十四年(548),侯景引军南渡长江,在嗣后的四五年中,搅得梁王朝天翻地覆,内争不已,战乱频仍。当时据守江陵的梁湘东王萧绎受到业已占领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的侯景的巨大军事压力,于是一方面与北方的两个邻国修好,另一方面则求助于已在蜀中经营多年的八弟武陵王萧纪。然而,萧纪并不予以理会。此后,武陵王萧纪和湘东王萧绎相继在蜀中及江陵称帝。西魏废帝二年(553)三月,武陵王更率大军东下,志在夺取湘东王的领地。萧绎惊恐异常,便发书向西魏求援。宇文泰当即说道:“如今正是袭取蜀地的好机会。取得蜀地后,又可钳制梁政权,这个良机岂能轻易错失?于是召集群臣作进一步谋划,不料大部分文武朝臣提出异议,认为不宜妄动。

唯有尉迟迥支持宇文泰,他申辩道:“萧纪目前尽率精锐部队东下,蜀中已经空虚,我军若于此时突然征伐,必能事半功倍,甚至兵不血刃地掠地千里。”宇文泰深以为然,便将伐蜀之事交给尉迟迥全权负责,并询问他有何妙策。尉迟迥答道:“蜀地与中原隔绝,迄今已有一百余年。当地人自恃山川险阻,决不会防备我军突袭。因此宜用精锐骑兵,昼夜兼程,出其不意地直冲他们的腹心之地。蜀人猝不及防,必然心胆俱裂,丧失斗志,则我军攻城夺池,应当易如探囊取物。”宇文泰便将包括一万二千甲士、骑万匹的一支精兵交给尉迟迥,从散关伐蜀。

一路进军,果如尉迟迥所言,魏军势如破竹:先至剑阁,安州刺史乐广投降;接着,镇守潼州的梁州刺史杨乾运也降;益州刺史萧在屡战不胜之后,也偕同武陵王之子萧肃一起归降。尉迟迥对于归附者都待之以礼,各类人员大多仍操旧业,只是收取部分奴仆与钱粮,用以犒赏部下,在此之外,则严肃军令,不准侵扰当地百姓。经过他的一番经营,宇文泰非但取得蜀地,就连民心亦然归附,其功勋之大,当时无人能及。宇文泰因此立即授尉迟迥为大都督、益、潼等十八州诸军事、益州刺史。

未几,宇文氏正式取得政权,建立北周(557),尉迟迥遂进位柱国大将军,并因平蜀之功而封“宁蜀公”,又进“蜀公”,食邑一万户。在北周政权的二十年间,尉迟迥作为功臣和元老,始终享有高位和殊荣。宣帝即位(578)后,尉迟迥拜为大前疑,出任相州总管。然而,当宣帝驾崩(580)、杨坚辅政后,形势却发生了变化:杨坚对望位素隆的尉迟迥颇为忌惮,便以韦孝宽取代他而为相州总管,以逐渐削弱其职权。尉迟迥一方面感到杨坚怀有篡周的野心,另一方面也确实不愿自己的权位受到威胁,于是以相州为据地,起兵造反。

他声称:“杨坚不过凡庸之才,只是借助太后之父的身份,才得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其篡位之心,已经暴露无遗。我今天将禀承先帝遗旨,竭力扶助宇文氏的江山,希望各位与我休戚与共,尽忠报国!” 就这样,尉迟迥自号“大总管”,署置百官,奉赵王宇文招的儿子号令天下,公然与长安的政权分庭抗礼。时任青州总管的侄儿尉迟勤同时响应,一时间,两人所辖相、卫、黎、毛、洺、贝、赵、冀、瀛、沧、青、胶、光、莒诸州全都举起“义旗”,聚集兵众数十万。

尉迟迥为了进一步壮大力量,又北与高宝宁联结,以通好突厥;南则与陈朝媾和,许诺事成后割让江、淮之地。然而,尉迟迥遇到的对手是杨坚,一个极有见识和才干的人。名将韦孝宽、高颎等均为所用,尽心尽力,仅在六十八天之后,便彻底击溃反军,尉迟迥走投无路,被迫自杀。

最后小编总结一下,虽然杨坚确有篡周之心,但是尉迟迥之起兵,却也在相当程度上出于个人权力的争夺,而并非完全为了宇文氏的江山。此外,他采取这种方式对付杨坚,其效果适得其反:令杨坚更获得独揽大权的口实。尤其错误的是,尉迟迥竟然试图借助外敌(北齐的绪余高宝宁、突厥、陈朝)来打内战,甚至不惜割让国土,这种引狼入室的做法殊不足取。就此看来,尉迟迥晚年之败,实是咎由自取。各位网友们,看完今天的故事,你对这段历史是否有了新的认识跟见解,跟你原来认知中的这段历史,是否有差别,你对这个人物的印象又是什么呢?欢迎大家在下面评论区进行留言探讨,把你的观点分享给更多的网友哦。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