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房产

十大优秀案例(八 ) | 法院因妻债执行夫妻共有房产,丈夫提出执行异议能否获得法院支持?

日期:2019-11-22 来源: 评论:

[摘要]近期,福法君持续推出福田法院2018年度优秀案例系列连载栏目——《十大优秀案例》,深度解读优秀案例背后的故事,总结一线法官办案心得,并附西北政法大学教授点评,欢迎大家关注。执行案件中常常出现作为被执行人配偶的案外人认为执行被执行人名下的夫妻...……

近期,福法君持续推出福田法院2018年度优秀案例系列连载栏目——《十大优秀案例》,深度解读优秀案例背后的故事,总结一线法官办案心得,并附西北政法大学教授点评,欢迎大家关注。

执行案件中

常常出现作为被执行人配偶的案外人

认为执行被执行人名下的夫妻共同财产

损害了配偶的权利

而提出执行异议

导致执行案件难以继续进行

今天这宗案例

就夫妻共同财产的执行异议问题

进行详尽分析、严谨论证

对类似案件有重要启发意义

陈炎文诉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林秋萍、林广尊案外人执行异议纠纷案

——执行程序中对非被执行人的配偶一方及第三方债权人合法权益的平衡

裁判要点

依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共有财产是一种基于家庭关系形成的共同共有,在夫妻关系终止前法律并不主动区分每一项财产在夫妻间的具体份额。如果执行标的物是夫妻财产中唯一的大宗财产,而被执行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大幅超过负债一方可能在夫妻共有财产中享有的份额,那么考虑到如果不在执行中进行提前析产将可能使得另一方在事实上失去将来如果面临夫妻财产分割时整体、公平分割财产的现实可能性;执行中便出现了当夫妻关系仍然存续时,针对某一项特定财产进行提前析产的必要性。但如果执行标的物并不是夫妻之间的家庭唯一大宗财产,在此情况下,非被执行人的配偶一方(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要求对其家庭财产中的某一项进行单独分割,而回避其全部夫妻共有财产的整体性以及在此整体性基础上能够实现的夫妻内部权利义务的平衡,对夫妻二人以外的第三方债权人(申请执行人)而言,是不公平的;在此种情况下,对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相关标的物的请求应当予以驳回。

案情简介

扫描下方二维码

进入H5获取案情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

一、案外人提出的异议事由并非对分配方案的异议,而是认为涉案房产价值的50%不应当被列入分配(即不应当被执行);因此,本案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二条所规定的参与分配诉讼,而是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主张实体权利的执行异议,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

二、案外人主张三案均为担保之债因而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根据以上查明的事实,8131号案及14640号案中被执行人黄树芳均为借款关系的主债务人,并非担保之债,案外人以借款用途为由主张将其归为担保之债,与生效法律文书所查明及认定的法律关系不符,本院不予采信。两案借款债务形成于案外人陈炎文与被执行人黄树芳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而两案债务总金额已经超过涉案房产拍卖总价款,无剩余价值可供区分。另,案外人陈炎文在8131号案涉及的借款行为发生时曾以借款人黄树芳配偶的身份在《最高额担保合同》上签字并出具给民生银行,同意以涉案房产作为黄树芳的借款抵押担保,在该案因借款人未还款而进入诉讼及执行程序后,又以非夫妻共同债务为由提出异议,显失诚信。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重大理由且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除外:(一)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行为的;(二)一方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依据上述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仅限于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而本案不属于上述情形之一。此外,依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共有财产是一种基于家庭关系形成的共同共有,在夫妻关系终止前法律并不主动区分每一项财产在夫妻间的具体份额;即使在面临离婚财产分割时,也不是对每一项财产进行50%的对半分。如果执行标的物是夫妻财产中唯一的大宗财产,而被执行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大幅超过负债一方可能享有的份额,那么考虑到如果不在执行中进行提前析产将可能使得另一方在事实上失去将来如果面临夫妻财产分割时整体、公平分割财产的现实可能性;执行中便出现了当夫妻关系仍然存续时,针对某一项特定财产进行提前析产的必要性。但,本案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案外人陈炎文与被执行人黄树芳的婚姻关系处于存续期间,且其家庭财产还有被执行人黄树芳名下的另外两处房产,三案执行程序中对该两处房产均未作处分,在此情况下,案外人仅仅要求对其夫妻共同财产中的某一项进行单独分割,而回避其全部夫妻共有财产的整体性以及在此整体性基础上能够实现的夫妻内部权利义务的平衡,对夫妻二人以外的第三方债权人而言,是不公平的。

综上,案外人关于三案债务均非夫妻共同债务以及要求在执行程序中对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涉案房产进行析产的主张,理由不能成立,依法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执行案件中,常常出现作为被执行人配偶的案外人认为执行被执行人名下的夫妻共同财产(主要是房产)损害了配偶一方所享有的实体权利,从而提出执行异议;或者反之,作为夫妻关系以外的第三方债权人的申请执行人在夫妻一方作为被执行人时要求执行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形。无论何种情形都易导致执行案件难以继续进行,成为执行程序中常常面临的困局。因此便出现了在执行案件及执行异议审查案件中需要对非被执行人的配偶一方及第三方债权人合法权益的平衡进行判断的问题。

对这一问题,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未作出明文规定,实务中亦有颇多争议,对于在实体上和程序上如何解决争议都存在不同观点和做法。

第一种观点

基于物权公示原则,如果作为不动产的执行标的物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或者作为动产的执行标的物由被执行人占有,在执行程序中依法应视为被执行人所有,即使由于确实是被执行人一方的个人债务而影响了配偶的权益,也应当是属于婚姻关系内部的财产损害赔偿问题,应当由夫妻二人在其内部关系中予以平衡,受损害一方可以向另一方请求损害赔偿。

第二种观点

对在执行程序中依照物权公示原则视为被执行人所有的相关财产应先采取强制措施,但应当给予作为案外人的配偶一方在执行程序中的救济途径,对其要求完全排除执行或分割执行标的物的请求,由其通过提起执行异议及执行异议之诉,由执行法院审查执行案件中涉及的债务是否为被执行人个人债务,执行标的物是否属夫妻共同财产,从而判断案外人的实体权利能否排除执行及能否支持其要求分割执行标的物的请求。如执行案件为夫妻共同债务,则当然可执行夫妻共同财产;如执行案件为被执行人个人债务,而执行标的属夫妻共同财产,则可由案外人通过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对该执行标的物进行析产。而执行案件的后续执行则应根据执行异议之诉的生效判决决定是否继续执行该标的物的全部,还是仅对分割后归被执行人所有的份额继续执行。

笔者观点

对在执行程序中依照物权公示原则视为被执行人所有的相关财产应先采取强制措施。如作为案外人的配偶一方在执行程序中通过提起执行异议寻求救济,则除了应当审查执行的债务是否为被执行人个人债务,以及执行标的物是否确属夫妻共同财产之外,还应当审查该财产是否为家庭唯一大宗财产。理由是夫妻共有财产是一种基于家庭关系形成的共同共有,在夫妻关系终止前法律并不主动区分每一项财产在夫妻间的具体份额;即使在面临离婚财产分割时,也不是对每一项财产进行50%的对半分。如果执行标的物是夫妻财产中唯一的大宗财产,而被执行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大幅超过负债一方可能享有的份额,那么考虑到如果不在执行中进行提前析产将可能使得另一方在事实上失去将来如果面临夫妻财产分割时整体、公平分割财产的现实可能性;执行中便出现了当夫妻关系仍然存续时,针对某一项特定财产进行提前析产的必要性。但,如果执行标的物并不是夫妻之间的家庭唯一大宗财产,在此情况下,案外人仅仅要求对其家庭财产中的某一项进行单独分割,而回避其全部夫妻共有财产的整体性以及在此整体性基础上能够实现的夫妻内部权利义务的平衡,对夫妻二人以外的第三方债权人而言,是不公平的。在此种情况下,对案外人提出的进行析产并排除执行相关标的物中其应享有份额的请求应当予以驳回。

专家点评:

西北政法大学教授 陈建军

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在司法实践中大量存在,尤其是执行标的物是夫妻财产中唯一的大宗财产,而被执行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大幅超过负债一方可能享有的份额,那么考虑到如果不在执行中进行提前析产将可能使得另一方在事实上失去将来如果面临夫妻财产分割时整体、公平分割财产的现实可能性,这是司法实践的难点问题。本案例结合相关法律与政策,就夫妻共同财产的执行异议问题进行详尽分析、严谨论证,对之后的类似案件有重要启发意义。

就裁判要点而言,法院生效裁定认为:1.案外人提出的异议事由并非对分配方案的异议,而是认为涉案房产价值的50%不应当被列入分配(即不应当被执行)。2. 案外人主张三案均为担保之债因而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根据以上查明的事实,8131号案及14640号案中被执行人黄树芳均为借款关系的主债务人,并非担保之债,案外人以借款用途为由主张将其归为担保之债,与生效法律文书所查明及认定的法律关系不符,本院不予采信。3. 依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共有财产是一种基于家庭关系形成的共同共有,在夫妻关系终止前法律并不主动区分每一项财产在夫妻间的具体份额;即使在面临离婚财产分割时,也不是对每一项财产进行50%的对半分。如果执行标的物是夫妻财产中唯一的大宗财产,而被执行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大幅超过负债一方可能享有的份额,那么考虑到如果不在执行中进行提前析产将可能使得另一方在事实上失去将来如果面临夫妻财产分割时整体、公平分割财产的现实可能性;执行中便出现了当夫妻关系仍然存续时,针对某一项特定财产进行提前析产的必要性。法院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执行异议的裁判要点、焦点整理得当,于法有据,表述规范,逻辑严谨。

就基本案情而言,本案涉及(2015)深福法执字第8131号、(2015)深福法执字第2930号、(2015)深福法执字第14640号等三起案件的法律文书,内容繁多,关系复杂,该案基本案情的陈述客观、直接、清晰;就裁判结果与裁判理由而言,该案对执行异议的定性准确、裁判结果公平、公正,裁判说理逻辑严谨,于法有据,对于之后发生的类似案例具有较强的借鉴价值。

就案例注解而言,对于夫妻共同财产中的执行异议问题理论基础研究扎实,各类学说观点罗列清晰,个人观点具有创新性、建设性。

推荐阅读

○ 重磅!福田法院发布2018年度十大优秀案例、法律文书、直播庭审!

素材来源 | 福田法院《十大优秀案例、十大优秀

法律文书、十大优秀直播庭审(2018年度)》

编辑 | 刘莉

在看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