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李志他们歌词 他们都有一首歌叫《九月》

日期:2019-11-29 来源:李志他们歌词 评论:

[摘要]有些人认为这应该是9月1号就出来的文章,因为可以应景。可是我觉得不能糊弄,因为每一个九月的时光,都需要重新去感受体会。其实不止是周云蓬、朴树、李志和许巍都有一首歌叫《九月》,就是在宝岛台湾,唱琼瑶戏主题歌出名的江淑娜也有这么一首同名歌。甚至...……

有些人认为这应该是9月1号就出来的文章,因为可以应景。可是我觉得不能糊弄,因为每一个九月的时光,都需要重新去感受体会。

其实不止是周云蓬、朴树、李志和许巍都有一首歌叫《九月》,就是在宝岛台湾,唱琼瑶戏主题歌出名的江淑娜也有这么一首同名歌。

甚至是在大洋彼岸,美国流行歌坛当红的霉霉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也在今年推出了一首单曲《九月》(September),尽管是翻唱歌曲,但是反响还是出乎意料。

他们的歌声都都构成了一个对内涵丰富、意义宽广的九月的遐想和体验。

于是只有我们身处这时光里,才能触摸到它,才能感受到燠热难耐的盛夏刚刚过去,但清爽宜人却又没有马上到来。

你看见路边稻米金黄,恐怕忘了同样即将开始变黄的还有树上的叶子,因此九月神秘又复杂,即将收获丰硕的果实,也将要面对生命的萧瑟,因而九月厚重也悲凉。

据说当年荆轲拜别太子丹的季节就是九月,于是易水边,瑟瑟秋风起,悲壮送行人。如果荆轲一战功成,那么对于燕国就是收获,没有如果,图穷匕见,于是国与生命一样迎来萧瑟。

因此底色悲凉,意境悠远的当是周云蓬的《九月》。

还记得大概十年前,我知道他的名,却从没听过他的歌。那一次他算是“衣锦还乡”,回到母校的礼堂开了一个小型的演唱会。

没有舞美,灯光简陋,台上只是一人一琴,只有他的声音温暖又苍凉。好像矛盾的表述,但是你听了他的声音确实是,明明在叩问,却又给你希望。

我不记得那时候他唱没唱过这首歌。可是当我知道这首歌后,就经常在9月播放、吟唱。

这首歌的歌词是29年前山海关前卧轨自杀的海子作品。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我的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诗人笔下的九月沉重悲凉,又神秘揣测不明。

曲作者是一个叫张慧生的人,在新世纪的第一年上吊自杀,如今在网上几乎查不到他的资料。

据说他曾经写了一本教人弹吉他的教程,传阅者众,教人弹唱极受欢迎,他的吉他弹得出神入化,让崔健都赞不绝口。他好客好酒,爱写诗也爱写歌,可是现在留下的只有这首《九月》。但是听过的都说只有他的曲子才表达出了海子笔下和心中的世界。

九岁起再看不见世界的周云蓬没有歌的词曲创作者那么看不开。虽然眼盲,但是他的手与眼和心相通,两位创作者遗留下的作品经过他的重新编曲获得新生,歌中没有沉重的死亡气息,反而在意境幽远的苍凉中让人感受到一种向上的力量。

后来水木年华的卢庚戍也翻唱了一版,不过显然与老周的相比显然单一了些,情绪更饱满得要炸裂,更雄浑也更悲怆,就是缺少了一种悠远沉静。

一头是木头,一头是马尾。

周云蓬的《九月》成为名气最大,最容易让人循环播放的《九月》。

朴树的名气显然要远大过周云蓬。

他的作品《九月》是本世纪初的作品,是一首初听让你感觉“非常突然”的歌,几乎没有前奏。

“北风从今夜开始吹起,我的心灯火闪闪忽明忽暗”,底色迷茫,“怎么说起又怎能说清这漫长迷茫的夏季,当那聚会要散去时该谁远行谁不醒”,这又明显是少年心事当拿云的彷徨却又冷静的矛盾心理。

现在的朴树说不理解自己当初怎么会写这样的歌。

不到20天前的一个细雨飘风的夜晚,朴树在我生活的城市露天体育场演出。那是一个拼盘演唱会,因为天气不佳,满场坐得稀稀落落,演出又莫名地拖延着。

就在要走了的心情刚刚萌动时,很随便的装束走上台来,鞠了一躬就开始弹唱的就是朴树。

一连唱了两三首才说了句大概是路太堵来晚了之类的抱歉,随即继续弹唱。在那天平均一个人三四首歌的拼盘演唱会上,开头的朴树一口气唱了8首歌撑起了全场。

那句烂俗的“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用在哪里都不合适,只有用在朴树身上最恰当。

李志他们歌词 他们都有一首歌叫《九月》

这是我最长听的一首歌,说不出来它带给我什么感觉,但是喜欢这种感觉,这首歌里包含了很多喜欢李志的歌迷的故事。

这是我最长听的一首歌,说不出来它带给我什么感觉,但是喜欢这种感觉,这首歌里包含了很多喜欢李志的歌迷的故事。

四十多岁的朴树,歌声中依旧能听出来迷茫和彷徨,可是那少年时的叛逆,如今在《九月》再听来好像都化作了坚强。歌词后半段反复唱“can you help me”倒是像冲破了青春迷惘。

李志的《九月》没有迷失和悲怆,倒是充满愤怒和怀疑,每一个听到的人又分明听出了忧伤。

那不只是逼哥的忧伤,是每一个人撕掉面具后都会有的沉重和麻木。“只不过”三个字飘渺虚无,轻描淡写了无奈、注定和看开。

李志的歌总是既不高高在上,又不媚俗世故,总有内容在其中。

就像这歌明明充满了逼哥压抑的怒火,可是当他和万晓利、老狼一起唱这首歌的时候,歌名却改做了《结婚》,我问熟悉他的一个朋友为什么改名,他说他问过,逼哥自己都有点说不清楚了。

就像这又有点莫名又令人向往的九月。

歌声中总是洋溢传递着令人向往之情的,只有许巍。

许巍的《九月》在他的专辑《那一年》中并不出众。但是就像他的吉他带给人的安静和温暖,他的歌声带你去远方和诗会面的时候,总是洒满阳光的地方。

虽然他开口唱的是“在这个九月的阴郁的下午”,但是“岁月让我们已变得沉默,没有人再会谈论明天,有一些希望和理想,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

我们总听到说港台一些女歌手的声音温暖熨帖,叫她们疗伤歌后,那都是商业包装。而许巍的歌才是真正的疗伤。他的《九月》就是易水边辞行的荆轲,底色有些悲凉,但心中盛满阳光。

江淑娜的歌带动的情绪或许与上述几位都不搭边。

港台的商业情歌或许总让我们最容易陷落在你请我爱的纠缠之中流于口水,但这首《九月》还是有着不一样的颜色。

再没有爱这样浓烈 一个人偷偷哽咽

一如当年 欲望无邪 生死相约

词作者一样并非无名小辈。《跟着感觉走》《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忘记你我做不到》《让我一次爱个够》都不仅仅是旋律够美那么简单,用词大胆、直接,能拨动别人的心弦,陈家丽是公认的8090年代台湾才女。

之前说到霉霉的翻唱引起了出乎意料的反响,是真的,不过是出乎意料地喝倒彩。

在去年出版了目前美国流行音乐史上唯一一位拥有四张首周百万销量专辑的歌手专辑《reputation》以来,同时作为2017年《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获得者,斯威夫特目前春风得意。

但上半年推出的这首翻唱单曲《September》却遭到了诸多歌迷炮轰差劲。

真的有那么差劲吗?倒不是,只不过霉霉用自己擅长的乡村音乐的处理方式翻唱了这首“地,风与火”组合(Earth,Wind & Fire)的经典歌曲。

而原曲《September》不仅是几十年前该乐队的成名曲,后来很多电影也都用过它作为插曲,比较著名的就有温情很治愈的法国电影《触不可及》。

这首歌原唱风格更为欢快,更能带动人的情绪以及肢体,可以说情感更为丰富饱满,霉霉的翻唱则完全改变了曲风,变得更冷静,更为个人。

冒犯经典,就要接受质疑甚至嘲弄。

可对于基本上没听过原曲的,譬如中国观众来说,霉霉的演唱一如既往地稳。而且这首歌据说对她来讲各位有意义。

2003年泰勒·斯威夫特是在录制这首歌的时候,开始了自己的演唱生涯。

而某一个九月又发生了她生命中最值得纪念的一次恋爱,尽管我们知道她经历了好多的九月,究竟是哪一段感情我们并不清楚,但她的歌声明确地表达出了九月的感觉就是落寞、哀伤、自怜自爱。

这种感觉我们好多人都经历过。九月开始的时候,曾经一起牵手的情侣各自分飞,原来天天腻在一起的发小儿,在这个季节开始生活、学习在不同的城市。

九月,总要面对分别、适应、孤独,印象深的就成了我心口永远的痛,缘分浅的就成了“冷暖感觉,用情深浅,各自领略”。

无论收获,还是失望,无论阴天还是晴朗,你选择怎样的《九月》,你就拥有怎样的九月。孤独不是寂寞,星晴不是心伤。

你喜欢怎样的《九月》,就要面对怎样的生活。都很好听,那么就都要面对。

李志他们歌词 为什么周云蓬朴树李志还有许巍

今天应该是是最冷的一天,这个时候最适合来听这首歌了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