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老红军因伤被留下当农民,解放后写信给首长,被任命为纪念馆馆长

日期:2019-12-20 来源: 评论:

[摘要]在毛泽东主席的著名诗词中,忆秦娥娄山关一词给人印象很深,词中的“西风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写出了这场战斗的气壮山河。娄山关战役是红军长征的首次大捷,在这次战役中,红军战士伤亡了一百多人,牺牲者长眠在这片土地之上,轻伤的战士可以随军走,重...……

在毛泽东主席的著名诗词中,忆秦娥娄山关一词给人印象很深,词中的“西风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写出了这场战斗的气壮山河。

娄山关战役是红军长征的首次大捷,在这次战役中,红军战士伤亡了一百多人,牺牲者长眠在这片土地之上,轻伤的战士可以随军走,重伤的战士却必须留下来养伤,等伤好之后再归队,可是一个叫孔宪权的战士却直到1950年才回到部队。

孔宪权是湖南浏阳人,1911年生,出身贫苦农家,1932年参加革命并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孔宪权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因为红军的第一次到第五次反围剿,他都参加过。除了机智勇敢、英勇善战之外,孔宪权更是战场上的幸运儿,好几次死里逃生,人称“打不死的程咬金”。

1935年2月,娄山关战斗打响,红军与贵州军阀王家烈的黔军,为争夺黔北的第一险隘娄山关,展开了激烈战斗。

孔宪权时任第十二团的作战参谋,他奉命率队攻打敌旅的指挥所,他带领战士们以战壕和树木作为掩护向敌军猛烈开火。可是敌军人多势众,弹药充足,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红军战士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

孔宪权看到战友们倒在自己的身边,把悲痛化作无限的力量,不顾个人安危站起身来用手枪向敌人射击,不幸却被六颗罪恶的子弹打中了左腿的胯骨,他倒地之后看到敌人马上就要冲上阵地,忍着剧痛翻滚到水沟里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

战斗胜利之后,身负重伤的孔宪权被抬到遵义治疗,由于医疗条件恶劣,医生就用“鸦片水”来麻醉为他做手术。一个月后,孔宪权随着红五军团到达了黔西,由于他受伤实在太重,伤口一直未愈,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孔宪权留在了当地养伤。部队把他托付给一个姓宋的财主,还留下了300多块银元,一名医生和一名通讯员。

孔宪权伤好之后,他的左腿与正常人相比,短了整整10厘米,他也部队失去了联系,就当货郎、瓦匠谋生。当地人听说孔宪权是红军,非常景仰他,把他当作活菩萨一般,孔宪权穿过的衣服和鞋子,乡民们都讨来烧灰吞下,认为可以驱病除灾。

十几年光阴转瞬即过,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中国成立了。1950年,孔宪权在看报的时候,看到了二个熟悉的名字:杨勇、苏振华。

这二个人是孔宪权当时所在团的首长,如今已是贵州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他马上给二人写了信,表明了想为国家建设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接到孔宪权的信后,杨、苏二人十分惊喜,马上给他回信,在信中说道:“没想到你还活着。”

组织上通过考察,恢复了孔宪权的党籍,并给他安排了一个副区长的职位。

1952年,孔宪权参加遵义会议纪念馆建馆工作,1955年,他被任命为遵义会议纪念馆馆长,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邓小平前来参观时,看到纪念馆中革命文物、史料十分丰富,称赞孔宪权是最合适的馆长人选。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