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当前位置:首页»综合

老偷说: 国家的钱, 玩呗, 不用白不用!

日期:2019-12-01 来源: 评论:

[摘要]作者:六品锦衣卫偷东西的人,我们称之为“小偷”,而偷了一辈子、“活到老偷到老”的六十多岁的小偷,我们应该称他为什么?或许是老偷吧。“老”的意思,既代表着年龄,又代表着死性不改。这样一位“老偷”,有着与公安机关丰富的“斗争”经验,也把法律的软...……

作者:六品锦衣卫

偷东西的人,我们称之为“小偷”,而偷了一辈子、“活到老偷到老”的六十多岁的小偷,我们应该称他为什么?或许是老偷吧。

“老”的意思,既代表着年龄,又代表着死性不改。

这样一位“老偷”,有着与公安机关丰富的“斗争”经验,也把法律的软肋戳到了极致,六哥今天拿出他的部分“自白”与大家分享,可谓发人深省!

“老偷”刚被抓的时候,一直是零口供,生生把一起盗窃电动车的缺德事说成了自己是在干一件帮人的好事,并把全部责任都推到了未到案的其他嫌疑人的身上。

当他的屁话根本没人信时,“老偷”倒是拿出了“ 死磕派律师”的“法治精神”:“ 你说我说的话是假话,你有证据吗?你推翻(我的话)了吗?我就这点破事,又不至于死刑,只要不掉脑袋,我就这么说了(不供述),你最多关我37天,我还是会出来,你能怎么着我?”

“老偷”越说越来劲:“我进的派出所多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滴?你打我呀?”

六哥看不下去,怼了“老偷”几句:“哎吆,会耍无赖了呀,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逼啊?二十年前你敢这么说话吗?你敢不供述吗?知道现在警察不打人了,开始装逼了,开始肿起来了,有种你二十年前也这么拽啊?有种你现在出门见了小流氓也这么狂啊?在不敢碰你的警察面前吹牛逼,很光荣吗?”

不过,“老偷”接下来说的话,让六哥哑口无言:“ 二三十年前进来(公安局)是要挨揍的,现在我们国家的法律进步了, 法律是保护我们的,现在是讲人权的!

还好,最终法制部门顶住了“法不责老”的压力,将“老偷”刑拘了。

不用六哥说大家也知道,即使现在能在外面搬一吨水泥的嫌疑人只要被送看守所时,会说除了指甲盖外哪都疼,这六十多岁的“老偷”别看在民警面前牛逼吹的砰砰响,在送看守所时,也是各种病都出来了,他“连指甲盖都疼”,在他描述的众多自认为“不宜收押”的疾病中,除了“妇科病”和“脚气”基本他都报全了。

民警又将“老偷”从看守所带回,花着自己的钱先给他做了个为期三小时的全面体检。麻蛋的!他体检的项目比我体检的项目都多,他体检的指标比我体检的指标都TM正常!

都搞定后,再送押看守所,这次又经历了“招飞”式的身体严查后,顺利收押。而办案民警已经是两天一夜没合眼了,连一起凑份子喝酒庆祝一下嫌疑人在押期间“不死之恩”的力气都没有

“老偷”被刑拘后,我们面临的最大压力就是如果“同案人”不到案,“老偷”的零口供将会使他“疑罪从无”的被释放,法律一直要求“认罪认罚从宽”,却从未考虑如何“不认罪不认罚从重”

还好,经过了兄弟们又是几天几夜的鏖战,“同案犯”落网。

在提审“老偷”时,我们特意把同案犯落网的消息“无意间”透露给了他,他虽然还是拒不认罪,但是对我们的态度倒是和蔼了不少,“老偷”开始以“过来人”的角度“教育”我们:

“你说你们值吗?整天熬夜、还和我生气值吗?你们是拿工资的,我也知道你们不让抽烟、不让喝酒、不让骂人、不让打人,你们就拿这点工资和我较劲值吗?”

猛然听到“老偷”如此了解基层警察,倒是真有了几分被理解的感动。

见我们笑而不语,“老偷”继续感慨:“以前街上“ 拎包”,一把下来弄个几千、几万块轻松容易,现在他妈的都不带钱了,和几个老兄弟聊了聊,上街干一次弄到的钱包里一毛钱没有,都是卡,卡又取不出钱来,有个屁用,干这行的都快饿死了。”

“老偷”继续感慨:“老了,脑子跟不上了,高科技(犯罪)的也玩不了,现在也满街 都是监控,戴个口罩干活都能给抓住,只有偷个电动车时间短,夜里偷,偷了就跑,还能好点。”

我们不失时机的怼了他一句:“你这不是偷电动车也被抓住了吗?”

“老偷”为了继续不供述自己的盗窃行为,没有接我们的话,而是继续感慨:“原来偷那么一点点东西,都能给判个十年八年的,现在《刑法》改了很多次,(盗窃)价值都提高了,偷个电动车也就(价值)两千多块钱,三四百块就卖了,就算被抓了也就是(被判)几个月,也不至于是杀头的事,你们也没必要和我生气,赶紧把案子程序走完,我也早出去。”

六哥随口说了一句“你早认罪早结束”,谁知“老偷”却嘲笑道:“你糊弄谁呢?”

六哥本想对他说“口供是唯一证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突然间又想起了“老偷”刚才劝我们的话,我和他较这真干嘛呢?你零口供不也是进来了吗?如果六哥和他争吵、较劲,他这岁数再情绪一激动、血脉一喷张,一命呜呼了,除了警察谁可以是白死的?他是倒是可以从看守所里“ 出来了”,我该进去了,算了,忍了。

提审的结果依然是“老偷”在负隅顽抗的零口供,临走时问“老偷”有什么需要给家人带的话,“老偷”说:“给我请个律师。”

六哥惊讶的问:“请律师费用很高啊,你有这闲钱给受害人赔了多好啊。”

“老偷”又一句话险些将六哥噎死,他让我知道:这些对社会没有贡献的人却把社会公共资源用到了极致

“老偷”说:“我没钱,我请不起律师,我要你们给我公派律师,反正国家拿钱,我不掏钱,玩呗,不用白不用。

六哥当时真想一口浓痰啐他脸上,只可惜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这口浓痰只能自己活生生的咽回肚子里!恶心都是自己找的!

写到这里,想起了今年夏天一位朋友给六哥发来的这样一张图片:

他当时留言说:今天30多度到拘留所提人,看到这一排排(监舍)的空调,看着自己满头大汗,不知道谁才是违法分子!

不知道这是不是全社会的“不幸”,还好,六哥倒是在“不幸”中遇到了“万幸”:

“老偷”,再见!

至少这几个月,在贼群中又少了一个你!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