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在国外留学的日子 在美国留学读本科没毕业怎么办

日期:2019-12-15 来源:在国外留学的日子 评论:

[摘要]毕业对于学生来说,是自己寒窗苦读多年到头的喜庆日子,是自己征战考场浴血奋战冲出重围的日子,是自己告别父母独自飞翔的日子。曾经小时候幻想过无数的可能,立志要在都市的柏油路上留下自己的脚印。但是随着近年来就业形势的严峻,不少学生提到毕业眼睛里面...……

毕业对于学生来说,是自己寒窗苦读多年到头的喜庆日子,是自己征战考场浴血奋战冲出重围的日子,是自己告别父母独自飞翔的日子。曾经小时候幻想过无数的可能,立志要在都市的柏油路上留下自己的脚印。但是随着近年来就业形势的严峻,不少学生提到毕业眼睛里面却看不到一丝的坚定,相反更多的是迷茫和空白。对于在海外留学的学生而言,他们是更加清楚自己想要的什么的人,毕业对他们而言不仅面对着如何快速回本的巨大考验,而且能否在国外毕业也充满了未知。出国留学并不是一条谁都能走的路,当然抛开经济基础不谈,光是国外完全陌生的环境,异乡独居4、5年需要面临的不确定性,就足以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加上国外大学素来宽进严出,走出去只是留学路上不值一提的一小步,最终能不能在国外大学拿回进入社会的敲门砖,毕业典礼上能否被校长叫到自己的名字,才是关键之处。

美国本科学位一直以来都是同级别含金量最高的,留学美国也因为其超高的教学质量而一直受到留学生的追捧,虽然美国大学近年来不断提高了入学的门槛,对于中国留学生更是优中选优,但是仍然会有不少的学生去美国之后无法顺利毕业。GPA是一个留美学生从入学头疼到毕业的一件事情,因为GPA的高低不仅代表着在校学习的质量,与毕业之后的工作产生直接关系,另一方面GPA也是学校淘汰学生非常重要的一条红线。美国大学对于本科学生最低的GPA要求是2.0,如果低于这个标准,学生就会被学校处以学术警告,而如果在收到警告之后学生学术表现仍然无法得到改善,那么学校就会认为学生并不具备完成本科学位的学习能力,可能面临被停学甚至开除的风险。

对于在美国留学读本科的学生而言,4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付出的成本无疑是巨大的,一旦被学校停学或者开除,学生身份随即就会失效,很多学生面对这样的情况往往不知所措,想要继续学习扳回一局但却不知道如何下手。那么如果在美国留学读本科没毕业有什么应对办法呢?

(一)转学,如果大一、大二都还没有进入专业的情况下就被退学,这时应该完成转学,美国有非常多的社区大学和院校会提供类似的过渡课程,学生只需要在这些地方提升成绩,保住自己在美国的合法身份,后面还是有机会申请原来大学的Readmission的。

(二)在美国留学读本科没能毕业怎么办?本科GPA太低被退学,申请硕士继续留学,而另外一种如果已经在美国留学多年,但是因为专业太难,几门课反复重修但就是无法通过,或者大四最后一学期因为集中几门课挂科,使得GPA过低被学校退学,这种情况转学并不太适合,因为之前的很多学分不一定被认可,可能需要重修很多学分,延期2-3年都无法毕业。这种情况应该放弃本科,申请硕士。读到这个阶段其实已经具备攻读硕士的基础,甚至不少学生都拿到了硕士的offer,只是不了挂科导致无法继续下去,硕士阶段再好好选择一个相对适合自己的专业,规避劣势科目,努力一年实现逆袭。

在国外留学的日子 在美国留学读本科没毕业怎么办

大三的时候选择出国还是很有魄力和勇气的。06年的时候美国大学的学费和现在差不多,可能还贵一点点(当时的汇率是1:8)。主要是家里穷,父母在我决定出国的时候,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20来万给我,算是我的所有留学的费用。

1910年,她的母校威斯利安大学特别授予她理科硕士学位,以表彰她的成就。1898年,世界妇女协会在英国伦敦召开代表大会。当时主持外交事务的李鸿章闻许金訇之名,派她作为中国妇女代表,赴伦敦参加会议,这是中国第一位参加国际事务的女代表。她不辱使命,以流利的英语和渊博的学识展现了中国女性的风采。

也许对于家庭财力雄厚的同学而言,新加坡只是他们眼中一个鸡肋的跳板,无法与梦想中的英美相比。然而这却是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孩子的一颗救命稻草。

08年那个时候,家里有些存款,准备在南京江北投资2套房子的(08年房价4500一平,现在江北2万+),后来这笔钱用来了给我留学。

1933年,金雅妹在北平的寓所里“收留”了一名到中国做学术考察的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小伙子——雅罗斯拉夫·普实克,后来他成为著名的汉学家,并在回忆录《中国——我的姐妹》一书中记叙了在北平的这段日子。

我一直觉得内心的改变、认知的改变才是最大的改变,而留学这件事确实改变了我的内心。不是说外国就比中国好,而是因为“它不一样”,所处环境不变,人很难真的改变。

原标题:“女神”传奇:中国最早四位女留学生的故事

混迹于一堆金融精英中而不走寻常路、自己找机会上节目做主持演话剧,唯一一个干了媒体;一次次去大家都觉得危险、脏乱又吃不饱饭的地方旅行,做一些看起来没用的事;在很容易拿到国籍的时候毅然辞职回了国,再到离开带光环的稳定工作,跨界去创业……

康爱德曾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1873年出生于江西九江一户并不富裕的人家,由于家中已经有了五个女孩,她被父母送给邻家做童养媳。邻家请了算命先生给她算命,不料算出的结果是,这个女孩子命犯天狗,婚姻不利,邻家遂不敢接受她。

当时许金訇只有18岁,还不懂英语,父母亲友都不放心她远行,可她却态度坚决地告别家人,跟随两个美国传教士离开了福州。

1934年3月,这位杰出的女性在协和医院与世长辞,享年70岁。曾与她一起工作过的美国医生、林巧稚大夫的老师马克斯韦尔称赞她是“一个有卓越才能和秉性的女子”。他在悼念文章中这样写道:“她是一位经历了如此之多的痛苦和不幸的女性,但她为这个国家的孩子和工人的利益做了很多工作,直到生命的尽头。” 

而独立的另一个层面,就是懂得说出自己的想法和需求。

离开家庭的呵护陪伴,第一次了解到除父母外“监护人”的概念(当时由老师担当)。

在行医过程中,金雅妹深感国内妇婴医疗条件的落后,培养专业医护人员刻不容缓,1908年她说服了袁世凯,由天津海关拨银二万两,创办了北洋女医学堂,由她担任堂长(校长)兼总教习,这是我国第一所公立的护士学校。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以下仅仅是我个人的体验,我之前三年呆在香港,然后现在在德国:

可能也只有经历过才会知道原来在全世界各个地方有各种各样精彩的生命与活法。不同的人对成功有不同的定义以及理解,对生命也有不同的定义与理解。这是18岁的那个我完全无法理解和想象的。

我想,真正的孝道,不是以陪伴父母为借口去逃避独立,继续依赖。而是告诉他们—这是我的人生,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谢谢爸妈,我想天下父母对于儿女最大的期待也莫过于此吧。

1934年2月,金雅妹患肺炎住进了协和医院,作为医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病情。她把所有的财产——在北平的寓所(价值15000元的房屋和地基),并现金6000元,全都捐给了燕京大学。她还将150余卷外文书籍捐给了天津木斋学校。

石美玉也是一个终身未婚的美丽女子,她把最美的年华奉献给了她挚爱的医学事业和她的病人们。1954年12月30日,石美玉在美国加州静静地离开了人世,享年81岁。

提到父母,现在我和他们的情感和相处状态,都比以前更好。比起刚留学时候情感的不舍,现在的他们理解了我,也尊重了我的独立人格,不再横加干预我的选择,也不再为我瞎担心。

1884年,另一个身材娇小的中国女孩也踏上了美国的土地。这个女孩来自另一个通商口岸城市福州,她的名字叫许金訇(由于她使用音译英文名,以致她的中文真名长期被人所忽略,有史料称她为柯金英,也有称为何金英)。

尽管金雅妹在美国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和优越的生活,但是幼时父母因祖国的医疗技术落后而亡故的惨痛经历一直烙在她心里,她希望有一天可以尽自己的力量解除同胞们的病痛。1888年底,金雅妹毅然回到祖国,进入福建厦门一家教会医院工作。

出国前,我是个几乎来者不拒的“大好人”,吃亏也不愿跟人起争执。但渐渐在磨砺中,我更加有自己的边界,遇到不公的事绝对为该争取的权益争取到底,有明确的立场和想法,敢于表达。

1896年,梁启超曾在《时务报》上发文,极力赞颂康爱德的成就,孰料还由此引出了一条花边新闻:《老残游记》作者刘鹗读到梁启超生花妙笔下的“江西康女士”,不禁为之神往,并且从《申报》的报道中得知她“尚待字闺中”,于是托罗振玉函告汪康年及梁启超,请他们“为作冰上人”,想要和她结为连理。

比在国内做一个小富即安的经济适用男,我更满意现在的自己。

我知道在美国我不止要赚生活费,第二年的学费也得自己去弄。 当时并没有考虑太多,就一个想法,我可以赚到学费,我可以找到工作。

(三)在美国留学读本科没能毕业怎么办?不愿意继续留学,那么回国工作最大的阻碍便来自于学#历,毕竟很多好的工作都有学#历限制,那么申请有学位的回国人员证明以及留#信认#证就显得尤其必要,至少不至于回国还是高中身份。

哪双鞋最合脚,你总归是要多试几双才知道。哪条路最适合自己,你总归要多走几条才知道。我是归国无忧,持续分享留学紧急应对相关信息,欢迎关注,有问题也可留言交流!

女留学生与峰故事 感人至深

这里说的眼界不是“刘姥姥进大观园”那种开眼界。其实香港/德国的繁华并不能打动我,甚至让我想笑。而是见识了各色各样的人,不同的肤色,不同的种族。

让我们记住她们的名字——金雅妹、许金訇、康爱德和石美玉,她们是近代中国最早的女留学生。

在当时的中国,偏偏就有四位年轻的女子大胆地迈出了令国人惊诧的一双天足,漂洋过海到美国的大学去学习先进的医学知识,并且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最后还都做了报效祖国的女“海归”,以所学救助同胞,服务社会。

1895年,许金訇结束了在美国的求学生活,回到家乡。亲友们惊喜地发现,当年那个富于冒险精神的少女,已经成长为一名训练有素、谈吐优雅、心思缜密的女医生,不变的是她那略带倔强的勤奋和乐于助人的品性。

1894年,30岁的金雅妹与一位西班牙籍的葡萄牙音乐家兼语言学家结婚,两年后生下一男孩。但他们的婚姻在维持了10年之后离异。更不幸的是,她的儿子成年后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经历了失败的婚姻和丧子的痛苦,金雅妹并未就此消沉,而是将精力全部投入了医学事业。

有其父,必有其女。许金訇先是求学于美以美会办的毓英女塾,因不满呆板的课程而转入福州妇女医院学医。她天生聪慧,并富有同情心,医院院长十分欣赏她的志气和才华,为她联系了美国的妇女外国传道会,资助她赴美留学。

这个项目基本解决了我们家的所有问题:它包括了4年在新加坡的学费,每个月500新币(大概2500人民币)的生活费,住宿费以及保险。

第二,看见了不同的文化/语言/文化/生活后,我变得更加坚定而开放,内心也越发的成熟。

8岁那年,石美玉被父亲送到教会女塾读书,一读就是十年,并在此与康爱德结成终身好友,后来一同赴美留学,一同回国行医。她们以精湛的医术,赢得了江西百姓的信任。

1899年,作为当时知名度很高的女知识分子,康爱德代表中国出席了世界妇女协会会议。

抗战爆发后,原设在南市制造局路639号的伯特利医院被日军强占,乃迁至沪西白赛仲路(复兴西路)另设分院。医院派出医护人员每周到难民收容所和伤病医院义务进行救护工作,孤儿院则迁至贵州独山毕节。抗战胜利后,石美玉在美国积极筹划经费,在废墟上重建伯特利医院。1951年5月,石美玉请求上海市政府接管医院。1952年12月,伯特利医院更名为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1915年,石美玉与伍连德、颜福庆等筹组中华医学会,曾担任副会长。1918年至1919年,她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进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研修。在美期间,她四处演讲,向美国教会介绍中国的情况,鼓励中国留学生回国服务。

与康爱德并肩留洋的石美玉,出生于湖北黄梅,在江西九江长大。父亲是一位牧师,母亲在教会女塾任校长。石美玉是他们的长女,因没有缠足而远近闻名。

后来研究生为了拿全奖,也是一个一个老师的问,而且不止问一次。 整个学院都被我问过好几遍, 最终还是有老师不嫌弃我的低GPA,和没有GRE的情况下给了我全奖(让我帮他做了一个夏天的实验,还给了我一小时15-20美元的工资),这是我非常重要的一步,不然我觉得我很难在美国呆下去。 我至今还是非常感谢那个教授的。

女医学堂不仅传授西方先进的护理技术和理念,还提倡妇女解放,参与社会服务。金雅妹特聘通晓中文的英国女医生卫淑贞为实习教习,聘中国第一位护理专业女留学生钟茂芳任看护教习。她还亲自授课,将在国外学到的医学知识和她丰富的临床经验、诊断技术,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们。

许金訇在福州圣教妇孺医院行医,专给妇女、儿童诊病,后来还担负起该院的主持工作。1899年,她又兼任福州仓山马可爱医院的院长。刚开始,病人们看她是个女子,不愿意到她的医院就诊。后因许金訇医好了许多病人,很快声名鹊起,不久医院里就人满为患。她既诊治病人又开班授课,培养出不少女医生。她率先在医院使用自来水,建新式厕所,还积极宣传卫生观念,经常派出学生到乡村演讲,力促人们培养良好的卫生习惯。

1928年,山东爆发大灾荒,大量难民涌进上海。一天,石美玉接到电话,得知有300名孤儿即将到达上海。她在一番祷告之后,到车站接回100名孤儿,决意将他们收养。她克服种种困难,建立了孤儿院,附设小学和中学。这些孤儿长大后,她又将他们送入大学深造,其中不少人循着她的足迹,留学归来报效祖国。

一次,南昌巡抚派船到九江,请求派一位医生去为他的夫人看病,康爱德立即出发,将患者带回九江悉心照料。巡抚夫人康复后,广为宣传这两位女医生,康爱德借此机会到南昌设立医院,并逐步扩展规模,仅1907年一年就收诊病人8000多人。在1911年辛亥革命和1926年北伐战争期间,医院还收治了大量受伤难民。

慕名而来的病人越来越多,原先的小诊所显得捉襟见肘,石美玉写信给美国的朋友,请求捐款相助。石美玉擅长交际,在美国颇受朋友欢迎,她的信发出不久就有了回音,芝加哥名医Dr.I.N.Danforth为纪念去世的夫人,愿意出资委托石美玉在中国建造一所以其夫人名字命名的医院。1901年12月,但福德医院(又名九江妇幼医院)落成开业,共拥有95张病床和完善的设备,石美玉出任院长。

我对“人类”更加熟悉了,以前我多少对于“歪果仁”抱有某种幻想,现在没有了。看见了不同的人,但是遇到了相同的人性,我对于祖国/世界的未来反而抱有信心了。

普实克深情地写道:“在她的宅子里,我找到了真正的家。许多外国人受到她的严厉批评,也许他们无法理解她那貌似严厉的善举。她待我像妈妈。疾病花掉了我所有从家里带来的钱,我还欠了债。但是她总是微笑着说,让我用银行的支票付房钱,其实我那银行账上剩下的是已经不可以支取的五个银元。她说等我有了更多的钱,就可以提出来支付。她的厨师用肥美的鸡肉使我又能够站稳脚跟了。”

1896年,康爱德和石美玉学成回国,在九江码头上岸时,受到热烈欢迎,一路上鞭炮声不绝于耳,人们都想看看这两位留洋归来的年轻女医生。三天后,她们应当地医院的要求做了几台手术,手术十分成功,一时间声名鹊起。到她们行医的第二年末为止,她们共接诊治疗5491名病人,她们将所有收入移交给教会财政部门,并用四年的行医来补偿在美国上学的费用。

我不敢说我究竟比留在国内读清北的同学优秀在哪里,但我可以自信地说本人本科期间的成绩、科研和社会活动直博清北问题不大。

后来的一切也就顺风顺水。大二的时候去了欧洲交换半年,游历了法国、德国、比利时、卢森堡、捷克、西班牙、瑞典和挪威。

在她两岁半时村子里闹瘟疫,担任教会牧师的父母亲相继染病去世,抚养她长大的是父亲生前的好友麦嘉谛博士和他的夫人。麦嘉谛是美国人,1844年便来华传教施医,曾担任美国驻宁波首任领事。金雅妹跟随着麦嘉谛在日本读完中学,并掌握了日文和英文。看到义女天资聪颖,喜爱读书,麦嘉谛决定送她去美国深造,他为她选择的专业是医学。

他们辛劳了一生,不应该继续去为我这个“巨婴”再操劳白头。而是他们也可以放心地去拥有自己剩下来的人生吧。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