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年轻人尽量不要去送外卖 年轻人宁可送外卖

日期:2019-11-18 来源:年轻人尽量不要去送外卖 评论:

[摘要]导读:当今制造业的现状:年轻人宁可送外卖,也不去工厂!Q:你们大家怎么看?网友一:我们宝塔实业里面的一线工人,每个月就两,三千块钱。一线工人工资太低,相比本单位里的领导每月几万块的工资,员工们只能糊弄把工作干完。员工没有质量意识,更谈不上主...……

导读:当今制造业的现状:年轻人宁可送外卖,也不去工厂!

Q:你们大家怎么看?

网友一:我们宝塔实业里面的一线工人,每个月就两,三千块钱。一线工人工资太低,相比本单位里的领导每月几万块的工资,员工们只能糊弄把工作干完。员工没有质量意识,更谈不上主人翁责任感了。国有企业是穷庙富方丈,再这样发展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网友二:工厂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双休,有些是计件的,一天8小时工作时是针对公务员的,农民工没有工会,有也是摆设应付上面来检查用的,有时辛苦一年还不到钱,老板跑了,白干一年,这些专家和领导看看他们的孩子干什么工作啊!

网友三:看到你们的评论1500工资就跟2000年我物流公司员工工资一样多,现在都2019了,2010年我公司除了实习的前台,保洁其他人正式员工底薪都7000多因为是金融公司他们每个月还有几千几万块分红,主要是看业绩,实在不能理解1500块钱这年代整么生活下去的,不过听一些厂长朋友说他们工厂日子也不好过没订单。

网友四:在工厂上班本来就是机器人,越做越傻,思想笨拙,木呆,与世隔绝。拿的工资又最少,受的气又最多,打工只能是让你吃不饱,饿不死,让你难受,伤体害命,人家在办公室吹空调,普工就是在车吹暖气,反正不好的普工全占,好的全给厂领导或职位高点的受用了,不光是工作环境,就住的都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个社会不是付出多少就能得多少,反而是懒的人拿的钱又多,又吃最好的,住最好的,普工给你做最累最脏的活。

年轻人尽量不要去送外卖 年轻人宁可送外卖

如今的外卖配送也在发生着不断的变化,如今很多地方的美团外卖,已经配送了专门的小面包车,有的网友说美团真的是土豪,居然开始给外卖小哥配豪车了,其实笔者认为网友之所以这么说,肯定是出于调侃,毕竟外卖不需要面子工程,也不需要用豪车来装点,无论是从车身成本以及耗油成本方面去考虑,都是不划算的行为。

美团上之后的一段时间,一直受到广大网友的质疑,导致美团的股价一度严重缩水。同时由于美团收购的摩拜单车以及美团在南京和上海试点的网约车也备受质疑,不但始终看不到盈利的希望。如果摩拜和网约车能保持收支平衡还算好,但事实上这两块业务都是烧钱的,每天都要大把的资金投入,很多人根本看不明白王兴到底想干什么?看不懂当然也就只能质疑了,古今以来大家莫不是如此。

以下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青评论”(ID:cydplb),文 | 夏熊飞,不代表青春大连观点。

所以美团外卖给外卖小哥配车并不是什么豪车,而是出于提升企业效率和竞争力、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方面考虑。

在2018年820万毕业生最想就业的行业里,我们看不到任何制造业工人的影子。

与传统意义上的工人不同,他们是拥有与机器生产相配套能力的技术工人,也是如今转型升级中的中国制造业最缺的人才,企业招聘薪资均在万元起步。

而据新闻报道,2018年富士康工人的月平均工资为6000元,结合性价比,也早已跑输外卖行业。更何况,普通的制造业工厂根本拿不出富士康这么高的工资。

“铁锈八州”州如其名,是美国传统制造业集聚地,而“加德佛”三州则以先进制造和现代服务业为主。1970年后,随着西欧、日本和中国的崛起,美国传统制造业逐渐走向衰落。此次地理大迁移,其实质是就业人口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的结果,史称“服务业革命”。

因此,外卖行业从制造业抢人,从本质上说,属于中国式服务业革命中的一个具体场景。

与此同时,人还会随着产业发生流动。这就得参考参考美国了。

2014年,就在外卖小哥人数激增的同时,一场“机器换人”三年行动计划在东莞悄然展开。机器换人后,一家企业同样的产能,用工量从8000多人减至1800人。

1850-1970年,美国传统制造业所在的“铁锈八州”,人口从1023万快速增至7203万,而1970年后,它们的人口增量严重放缓,反倒是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人口发生了激增。

然而,外卖行业其实只是大量分流势力中的冰山一角。

首先,当然要靠待遇来吸引年轻人。媒体上不时会见到工厂万元月薪依然招工难的报道,但往往噱头成分居多。要达到“定薪”,需要超长工作时间以及周末节假日的加班加点。不仅强度大,平均算下来的时薪也就是一般水平,而且往往在“五险一金”方面缺乏保障。工厂要想真正赢得年轻人的青睐,就必须改变待遇低、强度高、保障少的现状,让他们有足够的获得感,愿把目前的工作当成事业,而非暂时谋生的手段。

事实上,在笔者看来,美团给外卖小哥配送面包车肯定是出于物流优化的考虑,大家都知道如今在快递物流方面,菜鸟物流在做的一件事情并不是配送,而是进行整合,而京东物流也同样在做的这件事情,或者叫大数据,或者叫智慧物流,总之大家不能再单兵作战就是。

老话说得好,“东莞堵车,全球缺货”,东莞可谓是 “世界工厂里的世界工厂”。

然而,根据艾媒咨询统计,自2013年到2018年六年间,东莞市蜂鸟骑手数量增长了31倍,与之对应的是,东莞市人社局在年前公布的2019年东莞市企业节后用工需求信息显示,800多家企业节后将空缺岗位近10万个。

从来源地来看,确实存在外卖行业分流制造业劳动力的现象。

网友五:一天八小时工资月薪4500-6000你看有人去没!主要工厂现在都是靠加班赚钱,一天十二小时,如果不加班,一月能拿一两千块钱,有的是小时工,有的是计件,这些都有套路的,不要想那么单纯,意思就是一天即使干十二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但是没有得到应该的酬劳,工人是廉价的,也是最累的,我希望我国的工薪阶层也能一天八小时,星期天有休息,节假日有假期,那样老百姓就没那么苦了!

网友六:职业歧视而已,我们看一个人不是看他的人本身,而是看他的职业、财产等,而恰恰普通产业工人从事的是技术含量低、收入低的工作,企业为了利润提高劳动强度,工人为了增加收入只能延长劳动时间 ,各种因素加起来造成工厂工人社会地位不高。

~~~THE END~~~

你怎么看,欢迎留言。

年轻人尽量不要去送外卖 也不去工厂

外卖小哥作为电动车使用最频繁的一群人,出现的频率自然也就会高,为了遏制这一现象,包括深圳在内的很多地方也都出了相应的政策以更加规范外卖配送的交通安全问题,在交通部门的严格规范下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截至2018年,全国快递员总数超300万人,加上近些年互联网公司在生鲜配送、餐饮供应链等等不断发力,未来所需劳动力只会更多。

一个门庭若市,另一个则是门可罗雀。春节后,能够回到制造业企业上班的工人,数量大约是去年的90%,而外卖小哥却逐年增多。

结语:配送餐车只是第一步,随着物流行业的不断完善,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外卖配送自然也会将智慧物流和人工智能结合进来。对此,亲爱的读者朋友又有什么观点呢?

放眼全国亦如是。2013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并连续五年保持第一。

考虑到兼职,就又有一股势力冒头:已登记在案的、合规的网约车司机,截至目前共计373万人。

制造业越来越不吸引年轻人,对其打击最为致命。一个失去年轻人的行业,如同一潭死水,发展进步均无从谈起。

所以,制造业招不到人,是因为工人都去送外卖了?

可见,在阿里巴巴强大的资金和资源支持下,饿了么的未来绝对不容小觑,当然想要反超美团也没那么容易,毕竟美团这种在千团大战中活下来的公司,在线下生活领域已经有很深的积淀,而这么多年来,在线下生活领域之所以一直没人能打垮美团,也是因为美团有王兴坐镇。

数据来源:蜂鸟配送 《2018外卖骑手报告》

截至目前,东莞这一举措,共帮助企业节约用工近20万人。

自外卖兴起之后,外卖小哥就作为城市里最忙碌的一群人,他们使用的交通工具一般也都是摩托车,大家很少看到送餐用自行车或者面包车的。

大家都知道,对于像美团和饿了么这样的外卖公司来说,其中很重要的一块资产就是配送团队,而配送团队的核心就是外卖小哥。当然,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外卖也可能全部采用机器人进行配送,但这个时间肯定还很长,因为即使是作为京东、顺丰再物流行业布局比较深的公司,他们在无人配送方面的探索和研究,进展也还是很有限的。

一边是制造业、服务业普工或称万能工的“招工荒”,大量年轻人“逃离”传统的工厂与流水线;另一边却是外卖行业的年轻人与日俱增,外卖行业从业者的平均年龄在26岁到30岁,35岁以下更是占比近七成。数据显示,2015年,美团外卖骑手人数仅为1.5万人,但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日均活跃骑手人数已接近60万人,而饿了么旗下蜂鸟骑手的注册人数早已突破300万人。

数据来源:蜂鸟配送 《2018外卖骑手报告》

2016年,福耀玻璃的曹德旺曾批评房地产行业,认为2008年以后,地产建设与销售吸收了大量劳动力,变相抬高人力成本,对制造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饿了么的全职骑手月均收入在8000元以上,算上兼职骑手,月平均也有4000-8000元左右,能力出众的“单王”月收入甚至可达3万元。这组数字已远远超过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均薪资3813.4元。

2012年,中国的第三产业首次超越第二产业,且比重逐年抬升。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