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沥川和小秋啥电视剧 《遇见王沥川》五年后

日期:2019-11-28 来源:沥川和小秋啥电视剧 评论:

[摘要]​去年一部大火的《遇见王沥川》,让看厌了都市偶像剧的吃瓜群众们如沐春风般感受了一场纯爱盛宴。虽然,这部电视剧迟到了四年,但是观众们对它的期待远远不止这四年的距离。高以翔扮演的王沥川完美贴合了原著党们的各种幻想,小秋虽然其貌不扬,但她对爱的执...……

​去年一部大火的《遇见王沥川》,让看厌了都市偶像剧的吃瓜群众们如沐春风般感受了一场纯爱盛宴。虽然,这部电视剧迟到了四年,但是观众们对它的期待远远不止这四年的距离。高以翔扮演的王沥川完美贴合了原著党们的各种幻想,小秋虽然其貌不扬,但她对爱的执着也感动了不少网友。哭过、笑过,王沥川是我们遇见最好的高以翔,谢小秋变成了最帅的焦俊艳,不知,这五年的距离有没有改变他们什么呢。

​​​在《遇见王沥川》之前,焦俊艳和高以翔一直就只是一个代名词而已,因为思来想去两人好像并没有太具代表性的作品。焦俊艳虽然有几部作品做过女主角,但是因为并没有太让人深刻的剧情而让人慢慢淡忘,而高以翔似乎扮演了那么多高富帅,却都是以绿叶的方式衬托着男主,让大家也不免可惜。

​自从王沥川播出之后,两人的知名度迅速飙升,甚至有网友直接喊话高以翔就是王沥川,焦俊艳就是谢小秋,有完美主义的网友粉丝们甚至喊话两人“在一起”,也就是因为这部剧,高以翔也开启了男主的演艺生涯。说近一点的就是17年的《情遇曼哈顿》还有《最萌身高差》。

焦焦自从剪了短发,时尚感,辨识度也是蹭蹭蹭地upupup,虽然有的电影电视剧里并不是女主,但是也有网友冲着小秋又去回味了一遍,这也就是爱屋及乌吧,更何况,焦焦一直都是演技和颜值双在线呢!

​当然,一部《遇见王沥川》还不足以满足大家对这部电视剧的幻想,看了虐人的结尾,网友们在网上纷纷喊话,希望快点开拍《再见王沥川》,以满足大家心中对沥秋夫妇的美好幻想。本来定于2017年中拍摄适宜因为小秋焦俊艳档期问题搁置,不知道今年原班人马会不会在2018年聚齐呢。

沥川和小秋啥电视剧 《遇见王沥川》五年后

小秋突然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you are not going anywhere without lunch!(不吃饭,你哪儿也不能去!)” 她誓死也要捍卫保护沥川的身体健康。

第二天,小秋去做了手术,手术需要全麻。一大早小秋就和沥川来到医院,办手续,打上点滴。沥川生怕小秋的晕血症发作,一路仔细地陪伴着小秋,不停地说着鼓励她的话。小秋躺在床上被推进手术室时,沥川紧咬牙根,强忍着泪意,拉着小秋的手重重的一吻,十分不舍地放下了小秋的手指头。手术进行的很快也很顺利,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小秋被推出来观察。沥川守在她床前,过了一会儿,小秋渐渐地苏醒了,因为麻醉药的副作用,小秋醒了以后,就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沥川看得好心疼,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小秋再也按捺不住,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那个,什么,他有点产后抑郁。” 静文说着,挠挠耳朵。

沥川用余光一扫,发现墙上的白板竟写满了中国字,沥川努力地看了一下,认出了几个中文字“昆明、金马坊、金马碧鸡……” 瞬间石化,写得竟然全是沥川和小秋的回忆。

沥川来不及伤悲,每天忙碌在工作、照顾小秋和诺诺的各项任务中,过得有些焦头烂额。他故意地把每天的工作排得满满的,想要化悲痛为力量,努力让自己忘记这个插曲。小秋在家休息了两天,稍稍好了一点,就惦记起静文和霁川,要沥川带她去看看静文。沥川和霁川约好,吃过晚饭,到离家不远的霁川家去看baby。

十二点有两个会,一个是某某项目设计审核会议,另一个是三季度业绩报告,你选一个去吧……

医生摇摇头,“能看到baby就应该可以看到心跳了,而我们已经看得很仔细了,非常抱歉。”

“沥川,你们来了。来,快来看看宝宝。”霁川招呼着小秋沥川,来看睡着的婴儿。

“I am also learning a lot from JP. “ (我也和JP学了很多东西)小秋和JP相视一笑。沥川立马掉进了醋缸。

“安妮,很抱歉,baby没有心跳,我们得给你预约一个清宫手术。” 医生非常遗憾地告诉小秋。

小秋点点头 “嗯,一定再要生一个米饭。我们一定可以的。你有的是钱,我有的是身体。我们一定可以的。” 小秋扭过头朝沥川笑笑。

小编是个电视迷,从小看到大,不说看剧三千,但至少也得八百,练就了一身不需要二刷就能清晰记住剧中男女一号感情走向的本领,可是遇到《遇见王沥川》,我输了,第一次看高以翔和焦俊艳演绎的谢小秋和王沥川的爱情故事,就被感染了,看完之后唏嘘不已,忍不住去重温,二刷的时候发现了第一遍看不到的爱和温暖,遇见王沥川:一部值得二刷的电视剧,体会小秋的纯洁、沥川的温柔。

And good night to you. The world’s greatest boss. “ (也和你道晚安了,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Hey, JP. Let me order one for you from china right away.  I will have it sent here via overnight mail. In the mean time, just use the internet. ”(JP, 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马上让他们从中国给你去买一本,用最快的快递寄过来,应该一两天就到了,你先将就上网查一下吧)

“医生,有什么问题吗?”小秋抬起上身,看着医生。

“八点到十点,executive leadership meeting (高级领导例会);

“谢谢honey,你快去睡吧!”沥川坐在办公桌前说。

“小秋,你确定我们还要再生一个孩子吗?”沥川用最最温暖的声音问小秋。

“By the way, Annie, I do need to discuss a few things with you. Could you come to see me when you are done with JP?” (安妮,我需要和你讨论一些事情,可以请你和JP结束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沥川对小秋说。

“你看你刚才连环炮的那几个问题,把那个建筑师问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汗都下来了。”

自从霁川回家休产假,沥川就成了GMF最忙的人——GMF国际公司代理总裁兼执行董事。GMF国际公司是GMF Architects 的总公司,主要业务专注于国际房地产的投资管理及咨询。通过管理的基金或自有资金直接或与其它投资者共同投资房地产项目,以及物业收购。虽然管理公司,不是沥川最喜欢做的事情,他更喜欢的是实打实的做建筑。但在GMF这些年里,沥川做了很多年的上海分公司总裁、在瑞士总部也担任高层领导职务,参与了无数投资收购项目,对于总公司决策运营管理是驾轻就熟的。

沥川开着车带小秋和诺诺回家,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小诺诺根本不懂得刚刚发生了什么,自己一个人在后排儿童座椅上唱着儿歌“I love you. You love me. We are a happy family. (我爱你,你爱我,我们是开心的一家人……)”

小秋无奈只好躺下来,抱着沥川,沥川依偎着小秋,可能是太痛了,他在小秋怀中微微发抖。等了一会儿,小秋实在是揪心,跳下床,跑进浴室弄了一块热毛巾给沥川热敷。又拿来干毛巾,把沥川的汗擦干,帮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折腾了半天,沥川实在是太累了,握着小秋的手,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小秋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用手轻轻地梳理着他的头发,心里十分纠结,沥川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犯病了。结婚后的一年里的蜜月旅行中,小秋对沥川照顾有加,加上没有工作的压力,沥川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没想到,刚回来工作一个多月,身体状况就每况愈下。小秋明白沥川这次犯病,肯定是因为这些天出差、繁重的工作所累,但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也是真没别的办法了。她完全顾不上自己的身孕,不停地给沥川换了热毛巾,又是按摩,很晚才自己睡下。

“有没有很惊喜?是不是太优秀了?” 沥川调皮地问。

小秋搂着沥川的脖子,抚摸着他的头发。“你还不睡吗?还要多久?”

就在小兔咖啡馆偶遇谢小秋时,王霁川还取笑小秋,王沥川无奈地摇摇头,可以看得出他很善良,对王霁川这种小孩心性很无语,但是又不好揭穿哥哥的小把戏,就算被谢小秋喷了一身的药,他也没有责怪谢小秋这个店员,替小秋解围说“不用这么夸张吧”,不然谢小秋也不会讨厌王霁川、同情王沥川,对待两人差别如此之大。

到了公司,沥川把小秋送到她的办公室,小心翼翼地搂着她,生怕把肚子里面的宝宝挤到,小秋的唇边就荡起了幸福的笑容,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沥川把小秋的头发捋到耳后,用低淳好听声音在耳边对小秋说“宝贝,我爱你,have a good day!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沥川情不自禁地吻别了心上人,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版权注明:本文系作者“娱兔子”原创所有,非经授权不得转载抄袭,违者必究!

“反正,这本字典很珍贵,你要好好保存。” 沥川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却不是伶牙俐齿的小秋的对手,尤其是拿中文吵架。

小秋顿了顿,接着认真地说:“沥川,你的schedule(日程安排)排的太满了,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你这样身体是受不了的。你看你好久没有像昨晚那样了。我觉得你能不能让Rene帮你分担一些事情。”小秋温柔体贴地说,皱着眉头看着沥川。

“静文,你怎么不好好休息,还起来给我们开门呀!” 小秋拉着静文的手关切地说。

焦焦曾经在直播中表态说因为小秋是长发,而自己现在已经剪了短发,担心网友会不接受这样的小秋,戴假发又怕影响拍戏效果。可是网友们可不这么想,只要小秋是你,头发什么的当然就不重要啦!

​​作为陈鸿章导演最得意的一部电视剧,他曾经表态,非铁三角不《再见王沥川》,这也恰好满足了大家对剧情主角的连贯性的要求。而今,高以翔已经自己做了老板,焦焦也开始了自己的演艺高峰,但是,我们还是期待着新的一部《再见王沥川》能早点开拍。

正如网友们说的,只要是原班人马,再等一个四年又何妨?

沥川和小秋啥电视剧 原班人马还会聚集吗

“霸道总裁?那是我哥,好吗?我很nice(人很好)的,很Low key(低调的)。” 沥川看着小秋。

把诺诺送上床,沥川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准备工作,因为要照顾小秋和孩子,他白天完不成的工作就要留着晚上做。过了一会儿,小秋穿着睡衣为沥川端来一杯牛奶。沥川看到笑笑,赶快接过来,手勾着小秋的腰。

沥川一听更着急了,这本字典可是多年前,他给小秋买的,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小秋的。沥川一直视为珍宝,怎么能借给别的男生用呢?

“那是因为你把我的名字划得乱七八糟。”沥川生气地说。

诺诺认真地点点头。从那天起,每天晚上诺诺都会跪在床前祷告,希望上天能赐给他们一个小baby。沥川和小秋看到这样的情形,心里面好温暖,却好有压力。

“我已经没事了,还有一个星期就出月子了。” 静文看上去神采飞扬,可能因为荷尔蒙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在发光。

“我已经吃过止疼药了,一会儿就好了,你不要起来,快躺好!”沥川用坚定而温柔的声音命令着小秋。

“Baby是天使给我们的礼物,我们要好好向天使祈祷。希望他能给我们一个宝宝,好不好?”

“好啦,你是贴心总裁,行了吧?王大总裁,求您快把三明治吃了吧……” 小秋温柔似水地和沥川说。

沥川把小秋拉到身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为她按摩肩膀。

“好吧,好吧!不过你需要好好休息,身体恢复我们再讨论。” 沥川没办法,抚摸着她的脊背,只能顺着她的性子安慰她。

小秋一听,赶快把台灯打开,暗暗的灯光打在沥川发白的脸色,额头上、胸前全都是虚汗。和沥川相处的这些年来,小秋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沥川犯病了。她早已清楚应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了——以往的经验是热敷比止疼药更有效。但沥川知道小秋怀孕了,怎么舍得她辛苦,他按着小秋不让她下床。

“长得像静文,也像霁川,小帅哥一枚!” 小秋眼睛都笑弯了。

沥川知道小秋被自己吵醒了,十分不好意思,说:“对不起,吵到你了,我去客房睡吧……”

回家的路上,诺诺在车子里,对沥川和小秋说“妈妈,爸爸,我们家也要一个baby好不好?”

“嗯,晚上都是他带孩子,我说我来带,他偏不许。晚上睡不好,有点神经衰弱。沥川,你回头跟他说说工作上的事,给他分散一下注意力,可能对他有帮助。”

“Congratulations!” (恭喜)沥川拍拍霁川的肩膀。

“Honey, I am sorry (宝贝对不起),让你和我在一起受苦了。” 小秋马上嘘了一下,不许沥川往下再说了。

又照了一会儿,小秋有些难受了,医生才作罢,让小秋也去外面等。

星期四一大早,沥川推掉了所有的事情,专程陪小秋到妇科诊所看医生,沥川非常期待,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小秋怀孕的过程。这几天,沥川都早早回家,为小秋和诺诺准备晚餐,什么事情也不舍得给她做。他们两个商量好,从第一次产检就带上诺诺,让他全程参与到弟弟/妹妹成长过程,意在加深兄弟姐妹的感情。到了诊所,医生先验了尿,然后确认小秋已有身孕,沥川听到消息好高兴,揽过她,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第二步是要到b超室继续照b超。

“我得去下一个会了。” 沥川整理笔记本,准备收拾离开。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keep on fighting。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一根筋,以苦为乐,越战越勇。“小秋攥了一个拳头,在胸前一顿。

“Is everything alright (都好吗?)”沥川关切地问。

“哼!是谁把我第一页都撕掉了?”小秋指着字典被撕掉第一页,一肚子气。

说着,她站起来,面对着沥川,温柔地看着他。沥川也深情地看着小秋,摸摸她的脸,把她的头发撸到耳后,然后微微探身甜甜地吻了小秋。

“好呀!” 小秋终于接受了沥川的请求,沥川心花怒放,举起小秋的手,在嘴边吻了一下。

沥川一边听,一边开车,脑子还在考虑着事情。

上午会议间隙中,沥川溜出来,想看看小秋,却发现小秋在JP的办公室和他讨论事情,透过玻璃窗,只见小秋坐在JP旁边,对方肩宽腰窄,典型欧洲帅哥,浓眉大眼,五官精致,眼神深邃,衣服整洁讲究,姿态挺拔。JP人更有才气,加上奖项光环,使得他自信满满,而且,沥川心里清楚得很,他还未婚!

“Why are you so amazing? You are like the sunshine. Everything is better when you are here. ” (你为何这样美好?就像阳光一样,所到之地万物都美好了。)

“对呀,你小时候也一样小的。” 小秋对诺诺说。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