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禾头条

澳大利亚养老制度 澳大利亚华人养老院悄然兴起

日期:2019-12-22 来源:澳大利亚养老制度 评论:

[摘要]图为澳大利亚海岸。(资料图片)7月28日,“寸草心夕阳红工程”慈善筹款晚宴在澳大利亚悉尼唐人街举行。致力于社区服务的澳大利亚华人服务社,因应当地华人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拟兴建第二间高龄颐养院。目前,华人服务社已向市政府及相关方面提出申请,捐款...……

图为澳大利亚海岸。(资料图片)

7月28日,“寸草心夕阳红工程”慈善筹款晚宴在澳大利亚悉尼唐人街举行。致力于社区服务的澳大利亚华人服务社,因应当地华人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拟兴建第二间高龄颐养院。

目前,华人服务社已向市政府及相关方面提出申请,捐款募集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华人公益社团联手社会力量,服务高龄华人在异国安度晚年。

老人激增 需求扩大

始于6年前的华人服务社高龄颐养院,是澳大利亚最为知名的华人养老院之一。

2013年,华人服务社着手筹建第一间高龄颐养院,为东亚裔老人提供住宿及相关养老服务。项目于2015年初竣工投入服务,3年多来获得政府、社区及入住老人的一致好评。数年来,不单华裔老人入住养老院,来自印尼、韩国、越南等国的老人也纷纷选择在这里享受晚年生活。如今,随着澳华人养老服务需求的不断增加,第二间高龄颐养院应运而生。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最新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澳总人口为2340万,华人数量达121.39万,占总人口的5%,是澳人口最多的少数族裔。与此同时,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正不断增多,华人移民在澳新移民人口比例不断上升。2011年至2016年,在来自180多个国家的130万新移民中,来自中国的移民达19.1万,中国已成为澳新移民最主要的来源国。

庞大的华人群体已成为澳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澳日益凸显的老龄化问题在华人社区也逐渐显现。据人口普查数据,澳65岁以上人口比例由5年前的14%提高到16%。老龄化趋势促使养老服务需求迅速增加。

然而,目前澳大利亚提供华人养老服务的养老院并不普遍。对于不懂英语、习惯中华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老一辈华人而言,入住华人聚居的养老院是一个相对理想的选择。但目前提供中式养老服务、由华人经营管理的养老院,常常“一床难求”。华人服务社主席周波说,对于年长的华裔移民来说,因为语言、习惯等问题﹐寻找合适养老服务设施是一件令人困扰的事。

生根澳洲 心系传统

“华人养老院的兴起与华人在当地的发展状况密切相关。”中国华人华侨研究所所长张春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澳大利亚华人养老服务需求增加,主要是由于当地高龄华人数量的增加。

张春旺分析指出,一方面,改革开放后在国外工作生活的一部分移民已进入高龄阶段,他们在澳大利亚落叶生根,最终选择在当地养老。另一方面,正在澳工作的年轻一辈移民为了亲属团聚,也可能选择将父母接到当地养老。此外,随着中国民众经济实力的增强,部分中国人追求国外更为完善的养老和医疗服务以及国外相对适宜的自然环境,通过投资移民的方式前往澳养老。这三点原因都推动了澳高龄华人的增加。

澳大利亚养老制度 澳大利亚华人养老院悄然兴起

美国有两种主要的养老社区建设模式,一种称为“活跃退休社区”(AARC: Active Adult Retirement Community),另一种称为“持续照料退休社区”(CCRC: Continue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本文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群村”(The Villages)为例,详细阐述了“活跃退休社区”建设的国际经验及对中国的启示。

如果你属于以下几种情况,应该考虑购买长期护理保险:

如果老人身体健康,现在可以独立生活,希望在今后生活的每一个阶段都得到照料,即生活服务有保障,可以选择连续照料退休社区居住。一般个人付给社区一次性费用和月租费来支付生活开销。社区为老人提供住房、活动、服务、医疗照料。不同的是,它提供老年不同阶段的连续照料,从独立生活到必要时的辅助生活和护理院,一般连续照料退休社区需要州政府的许可。

2007-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及比重

群村还是一个高度自组织和高度居民参与的社区。除了前文所述的“社区发展区”地方政府外,居民还建立了两个民间组织——房地产拥有者联盟和群村业主联盟。同时,开发公司和居民共同创办并运营自己的地方媒体和娱乐活动专刊。创办和参加各种俱乐部、进行丰富的社交活动是群村居民的一种生活方式,据不完全统计,群村中居民自组织的俱乐部数量已达到600多个。

华人对中华传统文化习俗、中餐饮食习惯以及中文交流的偏好,也使得高龄华人更愿意选择由华人经营管理、有懂中文的护理人员、以华人住户为主的养老机构,从而满足自己生活习惯和情感文化方面的需求。

近年来华人养老院的兴起,也与澳政府的鼓励政策有关。澳中商业峰会执行主席卞军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在澳大利亚,社会团体筹建养老院的情况较为普遍,这得益于政府鼓励公益性质的民间社会服务机构参与筹建养老院,并为之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

与此同时,澳政府也鼓励适龄民众住进养老院,接受可承担的养老服务。卞军指出,澳在养老服务方面的国家治理和监控体系都相对严格完善,政府为高龄老人提供的养老金能够基本覆盖养老院费用,这就使得入住养老院的高龄华人没有太多经济上的后顾之忧。

“老人们聚在一起,说中文,吃中餐,过中国的传统节日,这是华人养老院最大的吸引力。”卞军说。

创新模式 更多选择

“养老院一般分为公立和私立两种,华人服务社高龄颐养院由公益性质的华人社团募集资金,聚力企业捐赠和政府资助以筹建养老院,是一种新的尝试。”清华大学华商研究中心副主任邢菁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介绍说。

如今,不同国家的养老模式都与其社会保障制度、特定的生活方式和相适应的居住设施密不可分,居住生活在不同国家的华人养老状况有所不同。美国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主要由企业和个人承担,养老设施分类细致,商业化发展迅速;欧洲国家,如丹麦,施行原宅养老政策,政府在软硬件上提供支持,并在养老住宅建造方面予以充分的补助;日本的社保制度和居住设施类型呈现多元化分布结构。澳华人养老院的养老模式为华人养老提供了新思路。

张春旺认为,华人养老院的养老形式,改变了中国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和养老观念;创新了公益社团助力养老事业的慈善模式,有利于发挥侨团合作的广泛力量,促进华人社区的团结稳定;同时也吸纳其他亚裔群体享受更为周到的养老服务,有利于华人群体与当地社会各个族群和谐相处,使华侨华人更好地回馈当地社会。

“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入住养老院是非常自然的养老选择。未来华人养老院的需求必然越来越大,养老院的数量也将越来越多。”卞军对华人养老院未来的发展趋势充满信心。(杨 宁 高 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8月02日   第 08 版)

美国养老金每月多少钱 养老金每月多少元

新京报:既然伊利诺伊州工厂的工会和工厂相处得很好,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坚决反对工会?

鲁滨逊把什么都想到了,甚至还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家人们可能会呆好几天,而孙辈们可以在游泳池玩耍”。

纪录片从2015年过完春节的2月份开拍,一直拍到今年上半年,他(导演)边拍边剪,包括在中国、美国的拍摄,有1320个小时的资料片。中间我给他提过好几次我要版权,他不答应我,说要先拿去评奥斯卡奖。

德国早就步入老年社会,如果你去德国乡下,那些安静的村庄里,看到的多是老年人。但德国人早就没有了养儿防老的概念,没有哪个老人是依靠儿女的资金维持生活。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kunhecar.com 昆禾头条 版权所有